Nobody Knows, Nobody Cares BY:云殊纵

简介:Tom Riddle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他在开学以来每夜都做古怪的梦,它们都是关于Voldemort和Harry Potter的。
警告:原著走向,冷感暗调,甜食党慎入- -
弃权声明:JKR拥有他们,我拥有JKR没有的东西。

很感人的短篇同人,原著风非常强,强推。

顺便一提,我无法翻墙也无法登入后台,很憋屈。

深夜,我做着梦。

那梦已经打扰了我两个月,以致我已经习惯了它每夜的拜访。现在也是,我气定神闲地站在我身处的地方,十分清楚接下来会看到什么。

是那个男人。我叹了口气。我的每个梦都和这个人有关,不管我愿不愿意。这些梦即使恭维地说也实在算不上愉快,我相信马上要面对的这个也是。

他穿着深黑色的旅行斗篷,与夜色融为一体。即使知道他会径直穿过我的身体,我还是给他让了路。他没有费神敲门,直接用魔咒摧毁了这个微不足道的障碍。我突然害怕自己将要看到什么。接着,屋内传出尖叫:“Lily,带上Harry快逃!是他!逃!快跑!我来抵挡他——”
男人大笑,声音尖刻冷酷。虽然这声音我已经听了两个月,仍然没有办法克制胃部不适。
我跟在他后面进入房子,一边是炸开的门板。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和在场的人一样清楚。
“阿瓦达索命。”
屋内的男子无声无息地倒下了,眼镜歪在一边,魔杖无声无息地垂落在地。
这个刚刚死去的人我认识,而且相当熟悉。这让我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救不了他,这是个梦。然而我面无表情的脸一定冷酷得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又一扇门被炸碎了,在我失神的时候,死神并没有停下脚步。我看到一个女人,一个红头发的美丽的女人,她在哭泣,尖叫,我从没听过这么绝望的声音。
“别动Harry!别动Harry!求你了——我什么都答应——”
“滚开,丫头。”
我向死神的目标看去。是一个婴儿,看起来只有一岁左右。他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茫然无知,只是瞪大了湖水一样的绿眼睛,好奇着周围的一切。
我被难以抗拒的引力拽着向这个婴儿走去。他还那么幼小,不知道被人疼爱保护以外的事情是怎样的。我向他伸出手,手指从他的脸颊中穿了过去。
绿光闪过,女人在我的脚边倒下了。仍然睁着眼睛,眼眶中蓄满了泪水。我被难以抑制的负罪感夺去了呼吸。好像我是一个卑鄙的同谋者,见证着一场又一场的谋杀,我注视着这一切,却没有一刻试着阻止。
现在我梦里的主角一步步向这个无辜的婴儿走来,我看清了他的面孔。他比上一次我见到他时更不像一个人类。他的皮肤像烧开的石膏,鼻子是两条隙缝,眼中闪烁着邪恶的红光,闪耀着势在必得的自信。我努力在这双眼睛中搜寻怜悯和懊悔,然而我又一次失望了,就像我第一次梦见他时一样。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英俊的青年,声音丝绒般平滑,把他的魔杖指向自己的父亲。
“阿瓦达索命。”
他的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波澜,我听见身后的婴儿发出一丝惊恐的呜呜声,然后绿色的光芒穿过了我的胸口。


<<<


用冷水不停地拍击面部之后,我感觉好些了。这些梦对我的影响正在逐渐减小,尽管它们一如既往地让人……恶心。看着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在钻心剜骨的折磨下变成一堆破布,或者被施了夺魂咒的人一点一点割开自己亲人的喉咙,这些都比我所能想象的更加恶心。然而我正在习惯它,在我找遍了能够阻止它的方法之后,我能做的唯有习惯。
我打量着镜子中的面容。齐肩的黑发,深邃的黑眸,苍白的皮肤,如往常一样。但这正是这些梦最困扰我的地方。当我发现一个怪物顶着我的脸,用我的声音杀害无辜的生命,我开始由衷感谢这家伙后来变成的样子。但这并不是安慰。
尤其是我深深地明白他是谁,以及我本来会成为谁。
我穿上长袍,将一瓶深紫色的魔药一饮而尽,这可以有效掩盖我的疲劳,不让我的学生们有机会为了无聊的理由窃窃私语。Severus已经警告过我三次了,但他应该原谅我的充耳不闻,因为我要如何在梦见他跪伏着亲吻一个男人的袍角后正视他的脸呢?尽管他是对的,而且我知道他从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这样卑躬屈膝。
更何况是对梦里的那个人。


<<<


第三次被打断后,我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对上一双湖水般的眼眸。
“Potter先生,禁闭,今晚八点。”
男孩没有丝毫恐慌,倒像是心愿得到满足一般点点头:“是的先生。”
我转过身,继续用魔杖在黑板上列出吸血鬼的基本特征。背后隐约传来褐发女孩愤怒的抱怨和金发男孩幸灾乐祸的笑声。
到下课之前,果然什么事故都没再发生。
这个恼人的男孩。我无可奈何地想道。自他入学的两个月来,每节黑魔法防御术课都要节外生枝,为自己赚一个或一周的紧闭才甘心。这实在让人捉摸不透,因为他在其他课程中都表现得完美无缺,甚至在Severus的课上——天知道他是多么恨姓Potter的人——都做得分毫不差,不是最好,但仍值得赞赏,虽然Snape教授给他的只是不屑的哼声。于是一切就显得格外耐人寻味了。一开始我会扣除格兰芬多的分数,但是很快停止了这个做法。我不是一个慈悲为怀的人,但是这个男孩明显对学院荣誉毫不在意,而且Minerva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相信如果他再三在防御术教室里炸毁桌子、在同学的胃里变出鼻涕虫、让火螃蟹绕着教室飞翔,或者把八眼巨蛛带进课堂,连Dumbledore都会不得不严肃对待这个问题。也许他会被开除,然而这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所以我很快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Riddle教授,我能不能不要再抄课本了?”
我头都没抬:“直到你能把它们全部背下来。”
男孩发出一声哀嚎,我没有理会,也没有阻止嘴角扬起的笑容。
把四年级的论文批改完,我发现时间还有剩,于是招呼他:“Harry,要不要聊聊?”
男孩没有掩饰他的惊讶:“什么?!你以前总是拒绝和我谈话。”
我挥挥魔杖,变出两杯茶:“我改变主意了。”在经过昨晚的梦境之后。
他接过一杯喝了一口,不出所料的吐了吐舌头。我忍住笑,再次挥了挥魔杖,两块砂糖落进了他的杯子。
“谢谢你,教授。咱们可以开始聊天了吗?”他满怀期待地望着我。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Harry,”男孩的背不惹人注意地绷紧了,“为什么总要在我的课堂上捣鬼?你不喜欢这门课还是——”我往前倾了倾,“讨厌我这个人?”
“都不是,教授。”他答得很坦诚。
“那是为什么?”我往后靠在椅背上。
“因为我想关禁闭。”
“哦?”
他一本正经地说:“因为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占用您所有课余时间的理由。”
“你想监视我?”我以打趣的语气问道。
“不是的,我只是想和您聊天。我想要了解您。”
我有大笑的冲动。但是一想到Albus听到这话会作何反应,我就笑不出来了。
“听着,孩子,打探教师的隐私并不是……”
“不是的,我没有想干涉您的私生活。”男孩急切地否认,“只是想谈谈您感兴趣的话题,多向您请教一些黑魔法……防御术方面的问题,您上学时的趣事也可以,只要是您想说的,什么都行。”
他生怕我会拒绝,一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我,没有预兆的,这双眼睛与我梦里那个婴儿的眼睛重合了。柔软,清澈,湖水般的眼睛。我突然说不出一个不字。
我曲起食指用关节揉了揉眉心:“好吧。我答应你。你可以每天晚上到我的办公室来,所以不要再在我的教室里恶作剧了好吗?”
“可是那样就没有理由……”
“就算你不把毒蜘蛛扔进Malfoy先生的书包我也允许你来。”我用眼神告诉他到此为止,“我从不失信于我的学生。”
他笑了,两个月来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么高兴——真心的高兴。于是他开始迫不及待地问问题了。
“教授,他们说您当年差点进阿兹卡班,是真的吗?”
我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


我的面前站着一个怪物。他有两张脸,其中一张是我所无比熟悉的。毫无疑问在这个男人身上发生了什么灾难性的事件,以至于他不得不把自己的脸装在另一个巫师的后脑上。这个梦与之前的那个只相差了一天,但毫无疑问对于他来讲已经过去了很久。因为他的面前站着一个黑发绿眸的男孩。
“撒谎!”Harry猛然喊道。
蛇一般的脸孔扭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多么感人啊……我一向都很敬佩勇气……是的,孩子,你父母当年都很勇敢……”
是的,我嘲讽地想道,我可以证明。
“……你母亲其实不用死的……她拼着命要保护你……好了,把魔法石给我把,别让你母亲白白为你丧命。”
我盯着这个男孩,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怯弱和犹豫:“休想!”
他的身后燃起了黑色火焰,那个双面的怪物向他扑过来,而我,就像无数次那样,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我看到男孩眼底的恐惧和绝望,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除了自己的双手没有其他的武器,于是他就用这双手,开始了反击。


<<<


我开始头疼。
“你从哪知道——这个的?”
Harry望着我,看上去天真无邪:“是Snape教授的作业,很难,我找遍了图书馆,却无意中发现了这个。”
以Salazar的名义,如果我会相信我就不叫Tom Riddle。
“这不是你这个年龄该知道的东西。”
“可是教授,对黑魔法的了解不该局限于年龄的大小,越是黑暗的东西越应该了解并加以防范,不是您告诉我们的吗?”
这小鬼,越来越难对付了:“可是这的确不是学生应该知道的东西,它非常……邪恶。如果其他教师知道我告诉你这个,他们会挤满我的办公室向我抗议的。”
“可是教授——”
“没有可是。”
男孩闭嘴了,他的确知道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
“教授,”过一会儿他打破了沉默,“所有的教师都认为这不是学生该知道的,这其中也包括您吗?”
他专注地看着我,好像我的回答是一个重要的宝物。在我所有的崇拜者或反对者中,只有他的眼神让我感觉如此不同,就好像在透过我,看着遥远的彼方。
“你的问题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能回答你,但是我永远不会回答你的,Harry。”
他笑了,但他的眼睛没有。
“您果然是Riddle教授。”
我放佛知道他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是什么,但我知道那绝不是我想知道的。
“好吧,”我妥协了,“作为补偿,我就教你守护神魔咒吧。”
他果然很开心:“真的?”
“我想我们可以用博格特代替摄魂怪,当然我还是要重申,这个魔咒即使对六年级的学生来说也不是简单的功课,介于你还不满十岁……”
“我十一岁半了!”
我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没看出来……那么,明天八点,敢迟到就不要再想踏进我的办公室。”
“不会的教授。”
男孩轻快地向门口跑去,幼小的背影和他的问题好像处于两个极端相反的世界。我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魂器感兴趣,就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告诉他。
而我的疑问就这么脱口而出。
“Harry你——”
“什么?”他回头看着我。
“——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
“奇怪的梦?”
“什么方面的都包括,就是很古怪的梦。”
男孩低头想了想。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做噩梦。但是现在不做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梦了。”
我点点头,男孩向我挥挥手。
“晚安,Riddle教授。”


<<<


渐渐地,我的梦不只是关于那个男人的了。它更多关于一个男孩。一个被人赞扬、被人误解、被人期待、被人指责的男孩。
那些梦大多模糊不清,以至于我不能猜测它们之间是否有联系。而我只能从那些零碎的片断中猜测他的生活,他在渐渐长大。我知道梦境中的Harry和我的学生Harry是不同的,他们一个是孤儿另一个有疼爱他父母,一个额头上有闪电形状的伤疤另一个额头洁净光滑,一个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另一个完全不必为一个黑魔王担忧。但是我逐渐难以区分其中的界限。当我看着梦中的Harry,我希望他也能看着我,这样我就可以知道他的目光是否会越过我,达到另一个彼岸。


<<<


“够了,Harry,够了。”
我把他从地上扶起来,让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他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我把巧克力塞进他的口中,他慢慢地咀嚼着,似乎不在乎吃的是什么,他只需要从冰冷过后的沉默中找点事情做。
“你做得很好,我不知道还有哪个一年级的小巫师可以做到和你一样好。”
作为霍格沃茨有名的最严厉的教师,我很少夸奖别人。我的话也不是为了夸奖他,我只是想让他停止这种自虐般的行为。
Harry点点头:“谢谢您,教授,我感觉好多了。”
我让他坐进我的扶手椅:“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校长那里帮你拿一些蜂蜜栗酒。我保证你会喜欢的,但你不能告诉别人,以免他们都想要。”
Harry费力的笑了一下:“没问题,教授。”
我走出办公室,但没有马上去拿饮料。Harry是个好演员,但我教书的时间已经超过了40年,以至于我完全可以凭观察了解我学生的能力。比如我知道Harry可以熟练使用守护神魔咒,比如我知道摄魂怪并不是一个博格特面对Harry时该有的样子。
我挥挥魔杖,办公室的门上缓缓出现一小面镜子,可以看到办公内的情景。而我看到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
在那里出现的是尸体,不止一个人的。他们有的是我的学生,有的是我曾经的学生,有的是我学生的家人。Harry茫然无措地站在尸体中间,像一个迷失在噩梦里、惊恐过度的孩子。突然,那些尸体全部消失了,重新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让人难以形容的东西。它就像一个光身子的小孩,红红的皮肤很粗糙,像是被剥掉了一层皮,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Harry向它走去。他把它紧紧抱在胸前。

我马上转身向校长办公室走去。因为包括在梦里,我也没有见过Harry哭泣。


<<<


Harry在钻心剜骨的折磨下痉挛,指甲深深陷进泥土中。他的对面是比他强大百倍的敌人。这个重新得到肉身的男人在不遗余力地嘲笑他。我知道这个恶魔喜欢在杀死猎物之前狠狠地玩弄,残忍地折磨,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我能清楚地看见男孩眼中渐渐失去了希望,这恰恰是这个男人最希望的。然而男孩在夺魂咒的控制下也没有屈服,他艰难地站起来,不想在敌人面前失去尊严。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就像每一个我所鄙夷的格兰芬多一样,笔直地注视着自己的敌人,一刻也不曾犹豫。他从藏身的墓碑后面走出来,而我突然不忍再看下去。


<<<


Harry经常会在没有约好的时间来找我,常常只因为一个突发奇想,一条魔法理论的漏洞,一条咒语间小小的联系,都是理由。我已经习惯准备好茶和巧克力蛙等待这位不速之客,何况他还经常出现在教室的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看我给七年级的学生们上课。
有一天晚上我被Albus找去帮忙,一直拖到夜里才回到办公室。我以为那个孩子一定会在宵禁前回去,就算他不想回去也会被巡夜的Severus赶回去,然而我错了。
他蜷缩在我办公室外的地板上,显然已经睡着很久了。我只好把他抱进我的房间。
他像只小猫一样缩在我的床上,睡的很安静,就像从没被噩梦苦苦纠缠。我突然产生一种错觉,我开始觉得这是梦,而不是现实。
他们这么不同。我的学生Harry从不玩魁地奇,从不去禁林探险,从不去惹怒Snape教授,他只在我的课上捣蛋,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精心安排给我的禁闭,没有一丝浪费。
然而他们又是相似的,相似到我分不清他们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自己又是否是真实的。我是不是在一个醒不过来的梦中,就像每天夜里那样,对真正的现实无能为力。
“Harry,Harry,Harry……”
我轻轻唤他,他没有醒来。我知道他很累,很累很累了。
我拨开他额前的头发,在他逐渐清晰的伤疤上印上了自己的嘴唇。


<<<


“看来……是我错了。”
“你没有错。”
Harry脱下隐形衣,走入火光中。他的声音很大,我知道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在害怕。
周围一下子变得很安静。仿佛他们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一刻,等待Harry自愿走入死神的怀抱。而现在其他所有人都不再重要,这是属于这两个人的战斗。
我仍旧是那个从始至终都并非自愿的观众。而我必须承认我并不愿意看到这场演出的落幕。
“Harry Potter,大难不死的男孩。”
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对这个年轻的对手心怀起码的敬意。那个不成人形的怪物把头歪向一边,就像一个好奇的孩子,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看到Harry轻轻闭上了眼睛,他比谁都更期待那无可回避的一刻快点来临。他为这一刻准备了7年,战斗了7年。而我突然迅速地向Harry跑去。我仍旧知道我什么也阻止不了。像每一个令人恶心的梦境一样。我无法控制我的行为,像个愚蠢而莽撞的格兰芬多,以为世上真有奇迹。
一道绿光闪过。和我一同穿过了Harry的身体。那个孩子像一只受伤的鸟,安静地飘落在我的脚下。
演出落幕了。


<<<


“Riddle教授,你的博格特是什么样子的?”
我知道他迟早会问这个问题,所以打算用早就准备好的答案搪塞他:“是你们一无是处的大脑。”
他低下了头:“Riddle教授……你早就知道我不是Harry Potter了。”
不是一个疑问句,于是我放下手中的《黑魔法兴衰》,习惯性的用手指关节碾压我疼痛的脑神经。
“如果你愿意解释,我会听的。”
“教授,您知道平行世界吗?”
“我知道,只是关于平行世界的研究资料很少,因为它从未被证实存在。还有,如果你愿意,可以不用叫我Riddle教授。”
“Tom,我是从其他次元来的。”
我并不惊讶。无论是他来自平行世界这件事,还是我竟然这么习惯他叫我Tom这件事。
“在我的世界,发生了一场战争。为了打败黑魔王,我不停地穿梭时空,为了找到黑魔王的弱点。”
“就叫他Voldemort,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我比你更熟悉。”
他点点头,湖水一样的眼睛一直笔直地注视着我。那是一双清澈的眼睛,却因为沉淀进了太多悲伤和苦涩而看不到底。其实有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在我看到那双眼睛的第一刻起。
“我每跳跃到不同的时空都会变成不同的人,有时是我自己,有时是完全不相干的人,但总是和Voldemort有关系的人。他就像宇宙引力一样吸引着我,我必然会降落在他的周围,因为我的任务就是……消灭他。”他低下了头,“我遇见了各种各样的Voldemort,他们绝大部分和我的世界一样,计划统治这个世界,但还是会有不同。有一个Tom Riddle在孤儿院就死去了,还有一个终生以为自己是麻瓜——”看到我厌恶的表情,他抱歉地笑笑,“而在这个世界,你是与他最相似,也最不同的。你开启了密室,陷害了Hagrid,你醉心黑魔法,野心勃勃,但你没有……没有亲手杀害过任何一个人。我知道你看不见夜骐。”我不可抑制地挑眉,他的观察非常仔细,“你最恐惧的事物是什么?是什么让你放弃了你最开始选择的道路?这就是我想知道的全部:为什么你没有变成Voldemort。”
我的沉默让他不安。而我只是在消化我突然得知的事实,那些不是梦。那些不只是梦。
我缓缓开口:“那无可救药。”
“什么?”
“我见过他,在你踏进这所学校的第一天夜里,我就开始做梦——先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梦见另一个世界的Tom Riddle,他做的事令我恶心,但每一件都是我曾想做的,都是我曾自豪的。他就是我,他就是我本该成为的我。”
“你不是他!”Harry激动地说。
“我知道。所以我被允许留在霍格沃茨,我在这所学校保护我的学生而不是计划杀死他们。但那对Voldemort是没有用的,我了解他,就像了解我自己。”我深吸一口气,“他已经走得太远了,Harry,你帮不了他。”
Harry睁大了眼睛。
“难道不是吗?你想要知道的根本不是如何消灭他,不,你想要救他。”
沉默在我们之间流淌着。时间好像静止了,我也希望是这样,不过十二点的钟声就在此时敲响了。
“Harry,我不是他。”
我无法阻止这种感情。绝望像毒液流过我的血管。我知道Harry无能为力,而我也是,我们都救不了任何人。
“Voldemort最恐惧的事物和我完全不同,因为我们就算多么相似,也早已是不同的人。就算你知道是什么阻止了我,你也阻止不了他了。你早就清楚这一点,你只是不想承认,他早就不是……你能救得了的人了。”
Harry的眼睛仍旧注视着我,但那里面曾经闪烁着的、湖水般的波光已经消失了。他的目光空洞而麻木,已经越过了我,到达了一个我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
我知道我要失去他了。
“谢谢你。”他轻轻地说,“无论如何……谢谢你,Tom。”
“你要走了吗?”我的声音平静得近乎冷酷,就像梦里的那个人。
“是的,我想。我……会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去。我必须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完。”
“你走之后,会对这边的世界产生什么影响?”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时空会自动修补漏洞,时间会倒退回我来时的那一刻,这个世界的Harry Potter会回来,你们谁也不会记得我。”
我点点头。他向门口走去。而我注视着他。
“Tom,”他突然开口,“你梦见了我的事吗?”
我点点头。“是的,关于你,许多事。”
他笑了。是一个真正的微笑。
“太好了,这样你就不会完全忘记我了。”
他消失在我的门口。


<<<


这是一个与以往都不同的梦。演出以全新的形式再次拉开了帷幕。我的手指划过自己的皮肤,他们像烧开的石膏一样苍白粗糙。我的手中握着魔杖,那种触感是真实的。在这个梦里,这就是一切。
我的周围是混乱的战场。霍格沃茨已经变成了巨大的战场。马人、巨人、家养小精灵,凤凰社和食死徒,他们在我的周围展开激烈的战斗。而这些都不重要。这一刻,除了Harry其他都不再重要。只有我们两个。
头顶上的魔法天空爆出一道金红色的光,离我最近的窗台上露出小半轮耀眼的太阳。我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人。他的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的眼睛流淌着清澈柔软的湖水。我突然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如此清晰,如此明白,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这就是一直一直无能为力的我唯一能做的事。
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

“阿瓦达索命!”
“除你武器!”

在喊出咒语的那一刻,我看到Harry的痛苦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而我能做的,只是给他一个微笑。在绿光击中我的胸膛之后,他是否能看见呢?


<<<


在我17岁那年,我因一个危险的魔法实验而濒临死亡。那是一种奇妙的感受。我睁开眼睛,四周是一片洁白,笼罩着朦胧的雾气。而我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更对自己的处境无能为力。我躺在地板上,根本动不了,像一个幼小的婴儿被抛弃在了地狱的底部。而一个婴儿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哭泣。
这个时候有一个青年向我走来。他有一头四处乱翘的黑发,湖水一般的绿眼睛,额头上有一道闪电形状的疤痕。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我,又似乎充满戒备。而我虽然不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我需要帮助。所以我更加拼命地开始利用一个婴儿唯一的武器。
他终于轻轻把我抱起来。把我这个受伤的、丑陋的怪物抱进怀里。
“嘘——”他说,他轻轻地摇晃着我,“别怕,你不是一个人。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这就是转折。这就是开始。这就是为什么Tom Riddle不是Voldemort。没有人知道,这就是唯一能把我打败的力量。
而我的梦终于结束了。




I know I've let you down
I've been a fool to myself
I thought that I could live for no one else
But now through all the hurt and pain
It's time for me to respect
The ones you love mean more than anything



再见,Harry。




nobody knows,nobody cares

how much i love you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自我介绍

轩辕黄瓜

Author:轩辕黄瓜
求质不求量,个人私库,非喜勿入。
最近忙得很,定期来刷刷看看有没有收获吧。
本文库没有备份,河蟹了就是河蟹了,所以请爱惜使用。

路过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