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us Somnium(不朽梦境)作者:Anarchy Nothren 翻译:翻翻羊/carolsheep

译者废话:算是我看的第一篇英文BL,(作者该死的没给警告。)也是第一篇BL翻译。纯粹是满足自己的悲剧情结。虽然说,有人认为这一CP已经够惨烈的了……

短文,跟原作契合度高,不剧透了。
推荐。


国王十字街口是他脑中的一个困扰。那间白色的候车室里,他只有坐在那儿,在那
张空荡荡的、肮脏的塑料椅上。婴儿的哭声如遥远的尖叫,愤怒、悔恨而痛苦——难
以置信的恶心。他的胳膊因为前后摇摆而酸痛。古怪的是,婴儿的血总是不住地流。

“嘘——”他在梦中轻声低吟,将婴儿抱得更近了。衬衫沾上了污迹,他并没有松手。

这是一场梦境,邓不利多没有出现,也没有人对他说“无能为力……”。这是一场梦
境,关乎善良,关乎一种他不曾记得曾感受过的崇高,即便他拯救了世界……从……他
手中。

随后,他会翻个身,前额深深埋入金妮的红发。他永远无法遗忘,死亡的气息。

0-0-0
他们不想埋掉伏地魔。

沙克尔和凤凰社的其余成员坚持,尸体最好是火葬,连同灰烬一同烧光。所有人都
点头默认,全然接受。所有人,除了哈利。

哈利摇摇头,目光直视他们全部。

“埋掉他。”

“哈利。”麦格教授说,她的眉毛扭成一团。“我们想确保他没有机会回来。”

“他死了!人不可能死而复生!”他冲着他们愚蠢的面孔怒吼。

0-0-0
当然,梦境自他死去的当晚就已开始。第一夜,没有婴儿,仅仅是空旷的房屋,肮
脏的椅子,和哈利,安静的坐在那儿,假装自己已经死去。他记得,这感觉很好——
死亡并不算糟。第二夜,他步入大厅,婴儿就在那儿了,一如从前,在凳子下面剧
烈的扭动着,哭声私密,病态,愤恨。

他无法将它抱起,那个没有皮肤的婴儿。但他的确躺在了它的身旁,它又蹬又踢,
翻腾着,哭叫着,伸出皱巴巴的、去了皮的小小胳膊,渴望着片刻轻松。哈利从未
有过孩子;他不知道该如何照料一个婴儿。可他知道,他应该抱起它,对它吟唱,
哄它入睡,但是……

0-0-0
他总是醒来,而他知道,他一直在模仿婴儿的哭声,于梦中辗转反侧,假装自己已
经死去。

0-0-0
伏地魔没有腐烂,他的身体组织由某种异常奇特的东西构筑,如此高级,以至于生
物降解永远不会出现在他身上。或许飘落些许灰尘,但黑魔王决不腐坏。即使他倒
下已然三天,静默的等待着命运的到来。珠白的皮肤依旧保持着珍珠的光泽,鲜红
的眼睛直勾勾的睁着,拒绝瞑目。他的内部仿若冻结。哈利仅仅是看着它,而他,
同样开始怀疑死亡的威力。

0-0-0
之后,伏地魔出现在他的梦中,他等待着,仔细的坐上那些塑料椅。

他的坐姿很奇特,修长的腿被提起,蜘蛛般的双手阖上膝盖。他看起来是在思考,
目光直直穿过哈利。哈利盯着他,一边走向椅子。伏地魔总算抬起了头。

“伏……伏地魔。”哈利开口。

他无法辨别蛇脸是否真的露出微笑。他的嘴唇裂开,露出光秃秃的牙齿。就哈利所
知,或许是某种怪相。

“在这里,你可以称我为汤姆。”伏地魔说。“除了我,这里没别的汤姆,不是么?”

哈利依旧盯着他,而伏地魔明亮的双眼锐利的打量哈利,一脸疑问。“所以?你在
这里干什么?”伏地魔发出质询。

“我……我在做梦。我猜……但你——你死了。”

伏地魔扭动着,腿更加靠近身体。蜘蛛般的手指攥成了拳头。他又作了个怪相,但
哈利注意到,那双眼睛微微睁大,闪耀着红宝石的光芒。

“你死了,不是么?”

“Well,难道不是你杀的我?”

“不,我没有杀你。你被自己所杀——你的咒语反弹了……并且……”

啪,啪,啪。伏地魔迅速敲了哈利三下脑瓜。“你杀了我,别假装自己是清白的!”

哈利不相信的揉着自己的脑袋。“我没有!”他嗔怒道,“无论如何,这基本上是事
实。如果你的咒语反弹,那么是你自己杀死了自己。”

“啊,那么这是一场不幸的意外事故。”

哈利不太喜欢这句陈述,所以他轻哼了一声。“我不会称之为不幸。”

“我不喜欢你,波特。”

因为这是一场梦境,他并没有过多的思考,但他无法忽视其中的超现实意味。他正
站在伏地魔面前,与他进行一场对话。这绝非友善,因为伏地魔不停的向他发射剜
心目光。但这是……正常的。(normal)

“告诉我,哈利;如果你看到一个婴儿哭泣,孤苦无丁,受到极度惊吓,你会抱起
它么?”

他不由自主地后退。回想起那个扭曲的婴儿并非难事,他感到一阵寒颤。

“回答我!”

“我本来要——我就是……等会儿!那么你呢?我没有看出你对婴儿有特别待遇。”

“哈!如果是一个哭泣的婴儿的话……我会抱起它!”

“你不会!”

“何以见得?不要妄下定论,哈利•波特。”

“当我是个婴儿时,你就试图杀死我。”他柔声指出。“所以我有更多的理由相信你
不会。”

伏地魔拌怪样/微笑,闪烁的双眼耀耀生辉。“Well,哈利;你当时可没哭,不是么?”

哈利瞪他。“什么?”

“你当时的表情和现在差不多。瞪着眼,暴力,而且吝啬。在你出生的那一刻,你
就目中无人,你没有哭泣!”

长时间的沉默。

“你的意思是说,”哈利缓缓的呼着气,“如果那天我哭了,你会丢掉魔杖,将我抱
起?”

蜘蛛般的双手伸了出来,突然,抓住了哈利手腕。“白痴,真是白痴。愚蠢,愚
蠢,愚蠢。我的确抱起了你,而你,将在我的怀里死去。”

0-0-0
哈利醒来,金妮前来拜访。他随即向她求婚。她拒绝了。但她一直坐在身旁,直到
他恢复。他不明白,为什么她不停的轻拍他的手掌,在她没有意识到他在看时,悲
哀的摇了摇头。

0-0-0
沙克尔签署了判决,最终敲定,伏地魔将接受私人土葬。哈利决定参加。他邀请金
妮陪他一起去,当然,她同意了。随即他含糊的想到,他是否应该向她求婚。他又
一次去看了尸体。伏地魔面朝下躺着,一块黑布扔在身上,完全遮住了他。不过哈
利想摸摸他的皮肤。

一点儿也不像珍珠。

0-0-0
随后的一场梦境,他第一次抱起了婴儿。它拍了拍手,三滴血溅上了哈利的眼镜。
梦中,他听到了喝彩声,伏地魔在某处鼓掌。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婴儿,后者呈现出
一种愤怒的红色。他的嘴角扬起,他说:“你,将在我的怀里死去。”

随后,他听到了金妮的尖叫,他被推到一边,出于某种原因,哈利无法不对金妮吵
醒他而生气。所以,他是个爱说梦话的人;那并不意味着她的反映必须如此激烈。
(译者注:有种感觉,金妮似乎差点被哈利掐死……)

回想起当金妮躺在他身下的那夜,他的胳膊环绕着她,带着某种微妙的幽默,他记
起为什么金妮不想嫁他。他从某处读过,造成离婚的第一条缘由就是在婚床上打
鼾。他依旧无法理解金妮;他完全不打呼噜。而她也不应该在他睡着时试图蜷缩在
他身上。不过,她并未提出分手。而哈利买了订婚戒指,希望她能明白。

0-0-0
“如果我说我很歉疚,你会说什么?”

汤姆•里德尔曾一度非常英俊,而这使坐在他身旁的哈利感到些微舒适。汤姆对他
微笑,整齐的牙齿闪闪发亮,他玩笑般推了推哈利的肩膀。“来嘛,你会说什么?”

哈利转了转眼,推了回去。“我会叫你滚蛋,因为你一点儿都不歉疚。”

汤姆露齿一笑,瘦瘦的胳膊环住了哈利的胸膛,他趴在哈利的后背。“是的,我不
歉疚。是不是很奇怪?看起来,你却和我本应的一样歉疚。”

0-0-0
“哈利,我想你该看看心理医生了。”赫敏第二天一早说。“有一位女士——她是哑
炮,专攻魔法心理学。”

罗恩避开了他的目光。但赫敏握住了他的手。“为什么你认为我需要见她?”他礼貌
的问,因为赫敏的手非常温暖,而罗恩总算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赫敏求助般看了眼罗恩,仿佛哈利说了什么气话,而她不知道如何应对。“哈利……
伙计,金妮告诉我你做噩梦了……一直在尖叫。”

他对罗恩露齿一笑。他肯定是在开玩笑。“罗恩,自从上学起,我就噩梦不断;你
应该知道的。是因为伏地魔。”

他最好的朋友又交换了一次眼神。

赫敏对他虚弱的笑了。“哈利,神秘人死了。”

哈利没有回以微笑。“是的,我是那个杀死他的人。”

0-0-0
哈利一度认为,和女朋友在一起,亲吻是件“还算可以”的事情。现在,他发现还可
以变通变通。当他睡着时,伏地魔在那儿,但哈利看不见他,摸不到他。只有一片
纯白。就在他开始恐慌时,一对冷冰冰的嘴唇停在他的右嘴角。感觉如此兴奋,他
转过身来,寻找着吻的主人。

“再来一次。”他嘀咕着,而它一遍又一遍的发生。

直到他的嘴唇第六次张开,他的手在珍珠般纯白的皮肤上绕着圆环。

0-0-0
“你不能每天都赖床不起,哈利。作为你的室友,我很荣幸你能抽出一段时间与我
共进早餐。”金妮玩笑般戳了戳他,他翻了个身,将她拉了过来,依然感到有点
儿……觉醒。

“现在几点了?”他抵着她的胸脯,低声呢喃。

“下午快一点了,哈利。你应该在半个小时内出现在魔法部。”

他轻易将自己和她都盖在被罩下面。他错过了傲罗总部的会面。他们没有延迟,而
哈利不会为此追在他们屁股后面。他留在金妮的公寓,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0-0-0
“你为什么放弃你的头发,汤姆?我一直很喜欢它。”哈利微笑着说。

伏地魔亮红色的双眸仅仅是多闪了一下。“你究竟在谈些什么,哈利?”

哈利犹豫着,他有些担忧。“嗯,有一阵儿,我以为……”

“以为什么?我们是儿时玩伴?”黑魔王抵在他肩头的脑袋对他的吻根本造不成任何
障碍。那些落在他肩头的温柔的、细致的吻——很奇怪,它们居然是温暖的。“那
么,为什么不。命运安排我们在我们还未存在时就已经知晓彼此。我们青梅竹马,
不是么?我们是神与凡人,亚当和夏娃,宙斯和甘尼美德(注1)——一种不可言说
的浪漫,只有奉献和虚掷光阴。”

哈利并没有完全理解。不过他喜欢这些句子在他脑中回响。“神与凡人,这意味
着,我是凡人?”

“当然。”

“尽管,你可不像你以为的那样不朽。”

伏地魔眯起双眼。可他依旧是汤姆,而哈利伸手包住了他瘦骨嶙峋的手指,自己不
完美的双手缠绕在那双幽幽发光的手掌上面。伏地魔突然变成了汤姆•里德尔,哈
利抚摸着他的头发,是的,他一直很喜欢另一个男人的头发。

“那么,我不是永生的,哈利?”伏地魔用蛇老腔耳语。

“Esssth,”哈利回答,当然,他的意思是“是的。(注2)”

有时候,不用为他的朋友假若知道,会说什么而头疼,事情会变得更加简单。

0-0-0
“金妮,你愿意嫁给我么?”

吉妮弗拉手中的文件掉落下来,羊皮纸散落满地。“你说什么,哈利?”她问,对可
怜的哈利来说,这可真令人不安。

“我——我问你是否愿意嫁给我?我带来了戒指,你瞧。”

“哈利……”

他露齿一笑。“如果你需要时间考虑的话,我能理解。我的意思是,我原来从没问
过其他人,但事情总算步入正轨了。我想与你共享人生,你知道,回归正常。”

金妮忽视脚边的碎纸,她锐利向前跨了两步,手伸到了他面前,一双棕色的大眼睛
紧紧地,紧紧地盯着他……好似他疯了。“哈利,你不记得了么?”


“抱歉,记得什么?”

她的眼睛开始泛出泪花,“你在上周问过我;我告诉你我不想嫁给你,这样你就能
正常了。我想当你确定你真的爱我时,我们再结婚。”

他朝她眨眼。“我——不,我——你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我会记得的!”

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啜泣。“哈利,哈利,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的双手抚摸着他的头
发,小巧的双唇抵住他的。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这使他心烦。或许金妮,他的吉
妮弗拉有点疯狂。他该去问问汤姆。

0-0-0
他不知道什么促使他说出了这句话,但他说了。“我不能真的,比我已经做到的,
更爱你了。”

一个美丽、阴沉、永恒的神注视着他。“不要将这些东西压到我身上。”

“我将永远呆在你身旁,汤姆。”

“停下!”

“所有的一切,你告诉我的,悄声耳语送给我的,我无法给你任何回报。只有我爱
你!”

他的脸上带着清晰的挖苦表情,面颊炙热。“蠢蛋!你难道看不出来么?当他们埋
葬我时,我将离去。你不应该去爱!你不该爱上一个死人!”

他醒来时,面颊是湿的,左侧腮部依旧赤疼。出于某种原因,金妮睡在了客厅。

0-0-0
他在寻找金妮。她没回家,他估计她一定是和赫敏在一起。他无声的幻影移形,到
达罗恩与赫敏的公寓。随后,他听到厨房里传来声响。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赫敏。他不停的问,每次的方式全一样;他不记得他曾问
过。这已经是第四次了,而当他睡着时……他不停的嘟囔着他的名字。我想要——我不
得不离开他。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爱他。”

赫敏的声音同金妮一样破碎。“金妮,求你!再等等;他会回来的,这仅仅是神秘
人死后的副作用。耐心点儿;他真的很爱你,那些噩梦会停下来的。他会去工
作,……一切都会好的。”

哈利转身,幻影移形回到金妮的公寓。无法相信的云雾笼罩了他。他怎能如此自
私?他应该意识到,她以为他不爱她。他的确爱她,他会证明的。他对自己微笑,
掏出了床头抽屉里的订婚戒指。

0-0-0
“这是否意味着,你原谅我了?”伏地魔耳语。

“它意味着一切都不再重要。”

“你是对的。不重要了。你已经复了仇;我死了。”

“你没死!”

“我没有?”

“如果你死了,你不会出现在这里,与我!你是不朽的,你是我的神!”

苦笑。

“你的神,呃?什么神?”

哈利耸了耸肩,亲吻了伏地魔苍白的左侧嘴角。“永生,我的永生。”

“你太多愁善感了,波特。在与我的永生的对抗中,我死了。而你一定知道,即便
是爱,也无法永恒。”

他回吻了。哈利还记得,当他的舌头第一次划过半透明的皮肤时,他感到有多兴奋。

哈利嘶声说着他们无法向对方撒谎的语言。“你不明白么,汤姆?爱不是为永生战
斗;而是主宰永生的力量之一。”

“呃,真无趣。那好,如果是这样的话,哈利•波特。拿出其中一部分,阻止他们再
次杀死我。”

“杀死你……你的意思是,你的葬礼?”

“永生,嗯?在一个盒子里永生……我一直有点幽闭恐怖症。”

“当真?有意思。”

伏地魔的眼泪与哈利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它们顺着他的面颊滑落,瘦骨嶙峋的皮肤
上留下道道盐痕。

0-0-0
伏地魔被放入石棺,送入地下。随后,六七英尺的泥土会永远的覆盖住他。只有哈
利,金妮,沙克尔,和部分出席者将见证这一切。

当他们合上棺木时,他仿佛遭到了电击。

“不!”他叫嚷着,将自己扔向石棺,手指紧紧扒着石头,指甲盖都变得清淤。三四
双胳膊从后面拽住了他的外套;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身躯,他踢打着,挣扎着。
“不!”他再度惊呼,双手乱挥,直到他们因为过度紧绷而脱臼。

伏地魔被降入地下,哈利可以听到他的哭泣,他的恐惧。当泥土被扔入坟墓时,他
挣扎的更厉害了。

沙克尔在大叫,“击晕他!击晕他!”而金妮高声惊呼着他的名字。

他撞到了某人的胃部,随意的瞄准了三名来者。当他接触到柔软的新鲜泥土时,他
已精疲力竭。手指深深嵌入泥中,他拼命的挖出新埋入的泥土,将它们抛到一边,
一边疯狂的呢喃着,“我来了,汤姆;别担心,我在这儿!”


在沙克尔自己的昏迷咒击中他时,他嘴唇吐出了最后一个单词,“汤姆”。

0-0-0
他们不会将他投入监狱。他是哈利•波特。他杀死了伏地魔。相反,他们把他带到
金妮的公寓。金妮哄他入睡,她面色苍白,神情憔悴。

当他睡着时,一切都消散了——空洞,寂寥,什么都没有。

他尖叫着醒来,在那之后,每个晚上,他无法使自己远离恶梦,远离那些没有他的
世界。这是他的错;他心中最大的折磨。他本能阻止的这些的。

0-0-0
一如许诺,赫敏和罗恩带他见了心理医生。但结果是,Lavinia Melmera完全是一
白痴。她记录下了他所说的一切,尽用那些令人不安的词汇,比如“燥狂抑郁病症”
和“精神抑郁”。他只想让她明白,永生从未存在,因为他能杀戮,因为人们杀戮,
而她难道看不出来,在他们说话的当口,他已经濒临死亡?

“哈利,听Lavinia的话,她想帮你。”

他瞪了眼赫敏。“我只是需要睡觉,而这就够了。”

“哈利,你的朋友罗恩告诉我,你所作的一切就是睡觉……但如果你想睡,我可以开
一份无梦魔药……”

他站了起来,拳头紧握。“我为什么会要无梦魔药,当梦境是我仅存的唯一物品?!”

话刚一出口,他就意识到,他同样拥有金妮,而他最好是照顾好她,因为她是他唯
一健在的正常物品,而且,他应该娶她。是的,他们会很幸福——她与他一起会很开
心。

当金妮俯视订婚戒指时,她的眉毛皱成一团,嘴角疲倦的垂下,哈利难以置信的摇
了摇头。

“不,哈利。我告诉过你……我不认为我能嫁给你,并且我不认为你真的想娶我。请
不要再向我求婚了。”

他向她皱眉,不过还是将她搂在怀里。“如果我们结婚,我们会很开心,吉妮弗拉。”

他语气中的某种东西激怒了她。她一把推开他,棕色的眼眸闪耀着怒火。“不!我
们不会快乐!你居然敢说这样的话!我们永远不会快乐而这是你的错!你已经疯
了,你不明白么?你丧失了理智!”

哈利暗自嘀咕,这也扯得太远了。汤姆会怎么说?Well,汤姆会扇她一巴掌,因为
她居然傻到敢说出这种话来。但哈利并不真的喜欢这样。

0-0-0
葬礼的三周后,哈利用枕头压住自己的尖叫,金妮又不在。他的伤疤很疼。他深吸
了三口气,坐了起来,猛力揉搓他的额头。又一夜惨淡梦境,空幻虚无。他想尖
叫,尖叫到那些墙破碎,直到金妮跑来因为……因为金妮有汤姆的气味,因为他爱金
妮,他爱汤姆,而这就够了。

0-0-0
坟地。

伏地魔的墓碑是空的。青草爬上坟墓。他跪下,露水滴落裤腿。

“给我个理由……就一个理由,让我相信你走了。”他低声说。啜泣埂在了喉管。但他
咽下了它,手指深深陷入泥里,面颊紧贴冰冷的草地。“他们不知道,你无法离开
我,汤姆,他们不知道……”(注3)

这比他预期的容易,因为,一个深埋灵魂深处的暗影,温暖着,安慰着,对他倾诉
着绝望的恳求。“哈利,你说你会呆在我身边,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他猛吸了口气,再次抓起了泥土。他起身,又蹲下,把指甲当作铲
子,一把一把地将杂草拔除,挖得越来越深。

0-0-0
金妮走入卧房,她发出一声长长的惊呼,而哈利醒来了。

“噢!你醒了。”他欢快的坐了起来。“金妮,你见过汤姆,当然。别担心,他爱
你,他不会伤害你……”

0-0-0
圣芒戈有一片区域,专门为临床精神病患者设计。墙壁没有涂漆,普通的房间经魔
法改造,看起来非常像病人的家。哈利•波特睡在末尾病房的第三张床,安静的沉
睡着。他对自己危险最大。病例表明,他经常试图自杀,高声尖叫着,“这不是永
远!”他喜欢称呼人们为“伏地魔”,随即又哭出声来。他被注射了镇定剂,防止进
一步的精神波动。

圣芒戈的医生们决定,他们最好让大难不死的男孩陷入深度睡眠,因为,此时是他
最快乐的时候。最幸运的是,他们每天向他注射三次魔药,允许哈利能够进入梦乡。

他们真得很好,因为哈利•波特在梦中露出了微笑。

0-0-0
在梦里,他娶了金妮,后者如汤姆一般微笑。他们有三个孩子:詹姆,莉莉和阿不
思。金妮很快乐,所以哈利也很快乐。夜里,他哄着小阿不思入睡;汤姆,存在于
金妮某处,对着他,悄声细语。

多年来,他的伤疤一直没疼过。

All as well.

一切都好。

Fin


注1:宙斯和甘尼美德:古希腊传说。甘尼美德是位美少年,宙斯变成一只鹰,将
其抓来充当侍者。之后变形的鹰被升入天空成为天鹰座。
注2:英语中对反问句的回答正好与汉语相反。这句话的意思是,哈利认为伏地魔
是永生的,对他而言。
注3:该死,这不就是歌词么?!(怀疑作者是听着这首歌写的。)


附英文歌词
even in death
歌手:evanescence
专辑:origin
give me a reason to believe that you're gone
给我一个理由,让我相信,你走了
i see your shadow so i know they're all wrong
我看到你的身影,所以我知道,他们都错了。
moonlight on the soft brown earth
月光,洒在柔软的棕土上
it leads me to where you lay
指引我来到你长眠的地方
they took you away from me but now i'm taking you home
他们把你带离我身旁,现在,我带你回家。

[chorus]
i will stay forever here with you
我会永远留下,与你一起
my love
我的爱人
the softly spoken words you gave me
你讲给我的那些甜言蜜语,
even in death our love goes on
我们的爱继续,即便是死亡,

some say i'm crazy for my love, oh my love
有人说我为爱疯狂,哦,我的爱人
but no bonds can hold me from your side, oh my love
但没人能将我拉离你身旁,哦,我的爱人
they don't know you can't leave me
他们不知道你无法离开我,
they don't hear you singing to me
他们听不到你对我吟唱。

[chorus]
i will stay forever here with you
我会永远留下,与你一起
my love
我的爱人
the softly spoken words you gave me
你讲给我的那些甜言蜜语,
even in death our love goes on
我们的爱继续,即便是死亡,

and i can't love you, anymore than i do
我无法更加爱你,因我已经做到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自我介绍

轩辕黄瓜

Author:轩辕黄瓜
求质不求量,个人私库,非喜勿入。
最近忙得很,定期来刷刷看看有没有收获吧。
本文库没有备份,河蟹了就是河蟹了,所以请爱惜使用。

路过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