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猫by桃符

继续淫者见淫智者见智的短篇文……
非常赞,萌死了,推荐。
一个猫主人和他的猫的故事。


  我的猫。

  男性,一岁半。

  除了爪子和半截肚皮,还有下巴和左後腿是白色外,全身乌黑。他的眼睛很圆,若是直直朝人望过来,会有一种类似与生气和好奇之间的神情。眉毛左三右四,不过右边的第三根是白色的。

  同其他同龄猫比起来,尾巴更细一些,每次他竖著尾巴走路,我总有种他在举著避雷针的感觉。

  在学会和他交流之前,我们是这样相处的。

  作为一只猫,他自然很遵从天性的呼唤。每日里闲著没事,就要找东西磨爪子。

  一般来说,只要是家中的东西,他要动什麽我还是不管的,毕竟那是我们俩的家。只要不太麻烦,我都愿意替他善後。可是他在抓腻了布质沙发,抓坏了纱网门,抓毛了所有窗帘後,盯上了我的公文包。

  不管我放在什麽地方,藏的多高,他都能顺利找到,并且在那上面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甚至有两次我因为藏的太过小心,第二天醒来自己都找不到了,最後跟著他的步伐才寻出来。

  我也尝试过换包,但是他总能分辨出哪个是我正在用的。寻出来,破坏它。这事让我很苦恼,我第一次尝试和他沟通。

  “这个是不能破坏的,它的形象影响著我的专业形象,我的专业形象影响著我的薪水,我的薪水影响著我们的夥食。你要还想下个月有鲜鱼吃,就不能抓坏它。”我说。

  猫~他回答,翻过身子就地打了个滚,转过身子,俯低了,眼睛圆圆地盯住我手中的包,然後一个猛跳,在那上面留下长长的几道,心满意足的跑开了。

  看来还得换种方法。

  我从网上搜了半天,订购了一个看起来样子最有可能被他喜欢的猫抓板。

  货送到家的时候,我把那东西拿给他看:喜欢麽?他歪著脑袋看了一会,转过身去,屁股对著我,开始瞌睡。

  我沮丧了一会,又重新振作起来:也许他只是不知道这是做什麽用的而已。

  绕到他身前,把东西放稳,我伸出手,学著他平时抓挠的样子,在猫抓板上挠著。

  这下他来精神了,眼睛瞪的圆圆地盯著,尾巴都不晃动了。

  看吧看吧,抓吧抓吧,很好玩的!

  我更努力的抓著。他看了一会,忽然伸了个懒腰,然後就那麽走了。

  他还在抓我的公文包,我有点没办法了。去卖家那边问,那人说,没有猫会不喜欢这个,不过要多示范几次,开始猫猫可能不明白,等他看多了自然也就会爱上它。

  好吧,不放弃。每天我们俩吃完饭後,他最精神的那段时间内,我都会找出猫抓板来,努力做出很快乐的样子引诱他。他每次都很认真的看,然後丢下我,去寻我的公文包。

  直到这一天,我工作很繁重,下午又被老板吼了,因为客户投诉说我们公司不够尊重他,派了个衣冠不整马马虎虎的代表……也就是我,去谈判。

  不就是公文包上的道道有点多麽?这已经是我这个月换的第三个了。

  回家後自然心情不好,为了惩罚他,晚饭餐桌上没有鱼也没有虾。於是他同我一样郁郁寡欢了。

  吃完饭,看到他又四处寻找我的包时,我忽然厌倦了什麽爱的教育。

  把他抓过来,按在膝头上,一手固定猫头,朝向我。然後朝他嚷:你换点东西挠会死啊!

  他被吓到了,我有种恶意的快乐。马上又觉得自己很没用,朝他吼做什麽呢?他又不明白。摸摸他的毛,我摊在沙发上自己颓废起来。

  他跳开了,我懒得管。挠吧挠吧,爱怎麽样怎麽样吧。

  用手盖住脸继续发呆,忽然听到耳边有拖拉东西的声音。

  我坐正了一看,那家夥居然拖著和他一样大的猫抓板过来了。

  看样子他有点吃力,不过我没打算帮他,看他要做什麽。

  他把那东西拖到我的身前,抬起头,用乌黑的眼睛望著我,好像在期待什麽。

  我看著他。他见我没动作,忽然转过头去,伸出爪子在抓板上挠了两下,然後发出愉快的咕噜声。

  这是什麽?他终於明白我的意思,从此幸福快乐的和我一起生活,不再打那个该死的公文包的主意了麽?

  我激动的一时不能言语动作。他抓了两下,又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会,忽然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喵呜声,然後把头钻到我手下,用力朝抓板那边顶去。

  我顺著他的意,手放到抓板上。然後?

  然後他又抓了抓板一下。我大概是平时为他示范的次数太多了,顺手也抓了两下。

  他满意的坐在一边,用头蹭了蹭我的胳膊。又悠闲的跑开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连上网络,再去问那卖抓板的店家。

  那位老板沈默半晌後说:“兄弟,看来你家猫把这个猫抓板当成你用的了。”

  後来那件事,以我买了两个公文包,一个负责来回带东西,另一个专门用来见客户告终。至於那个猫抓板,让它见鬼去吧。

  让我困扰的事还有一件,就是关於洗澡。

  我的猫是不喜欢玩水的。可是每次当我要去洗澡的时候,他都要旁观。虽然大家都是同性,可是我这边脱的光光的,你还是一身毛皮裹的严实,炯炯有神地蹲边上跟抓金鱼一样盯著,是个正常男人都有危机感吧?

  尝试过两次把他关到门外,他就用力挠浴室的门,还外带死命嚎,发春时候都没见他这麽精神。我忍得,邻居忍不得。没办法,还是放他进来了。

  我当时想,既然他要求待遇是公平的,那麽我洗澡他也应该洗澡。所以每次放他进来,都先放到洗手池里揉搓他几下。

  可是这样的下场就是遭到利爪尖牙的回应。因此每次洗完澡,总是伤痕累累的我和筋疲力竭的他两两相望,对坐无言。

  “你到底想干什麽?”我趴到它眼前问,无奈又茫然。

  “喵呀~”他回答,愤怒又义无反顾。然後用力抖一下毛,溅我一脸水珠,再一个猛窜蹦到床上,用我的枕头蹭他未干的肚皮。

  “喂喂!你不怕我得头疼风麽?”

  他背转过去,用屁股对著我,尾巴都不甩。

  我知道,他这是生气了,可是我如何告诉他,就算他是猫,我被这样盯著也会害羞啊,何况我比谁都清楚他喜欢抓毛绒绒晃来晃去的东西。

  到了後来,我终於懂了他的语言,问起这件事的原因。

  他说:“你不知道水是很危险的东西麽?在那里面你会变得又笨重又不舒服,你傻乎乎地从头上浇下来,还会泡进去!万一淹死了怎麽办?我不看著你怎麽救你?”

  “啊,是这样啊……”

  “你呢?你呢?”他炸开身上的毛,伸长了前肢,露出尖尖的爪子。“你把我也按到水里!你让我们两个都行走不便!”

  我很高兴,他这麽爱我。於是在看他伸出两只白色的爪子来的时候,我忍不住抓起来轻轻咬了两口。

  好吧,又挨了一顿抓是我活该。

  “你是我见过最笨的人,”他吃著最爱的小鱼干说,“如果没有我保护你,你根本没法正常生活。”

  我摊在地板上,看著他进食,只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你可以踩我,从头踩到脚都可以。”

  我的一岁半的猫优雅地洗著脸,对我如此诱猫的提议只回复了两个字:“幼稚!”

  忽然想起,我还没说过,我是怎麽才懂得猫语的。既然今天有空,就把这个神奇的经历说一下吧。

  那是大约在半年前,天气炎热的夏季。平时白天里我出门上班,他在家睡觉。等傍晚我回来,我们一起吃饭、洗澡、看电视。虽然偶尔有点小争执,比如是看他喜欢的加菲猫还是选我青睐的汤姆和杰瑞,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很和乐融融一团和气的。

  矛盾总是发生在我休息後。白天被老板折磨了一天,晚上我自然睡的和条死狗一样。他一只猫在不大的房子里,玩球,玩塑胶老鼠。等他觉得腻了,就会来折腾我,开始是轻声叫,然後用爪子拍,最後用屁股坐,直到把我闷醒为止。

  第一次被折腾起来的时候,我还很紧张的以为有什麽重大事情发生:比如什麽煤气忘关、地震前兆之类的,我听说过不少类似的故事,并且对我的猫的聪明及忠诚度毫不怀疑。

  可是等我花了半个小时才明白过来,他叫我起来原来只是想让我跟他一起玩球,并且不容拒绝时,我很恼火。用毛巾被把他裹起来,一起睡!他叫了几声,挣扎了几下,後来就乖乖的了。

  第二天开始,我们家开始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冷战。他拒绝出门前的拥抱,无视我进门时的招呼,不上来蹭我。吃晚饭,但是不理会我的喂食。晚饭後任我把加菲猫的片头曲放的对面楼邻居都能听到,也不来看电视,一只猫蹲到窗台上装忧郁,做出一副“热闹是他们的,我什麽都没有”的派头来。

  这也就算了,可气的是,到了半夜,他照旧能爬上床来骚扰我,并且学乖了,在我清醒的瞬间跑开,让我抓也抓不住。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我就吃不消了。去了常逛的宠物论坛发帖询问,有人提议说,猫猫到了一定大的年纪,是需要有自己的生活的。这样总是把他关在家里,难免会造成他对家人的过分依赖,如果有条件,最好能让猫猫有段时间自由活动,当然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

  “你想出去麽?”我问在沙发扶手上正襟危坐的那位大爷。他瞪著圆圆的眼睛歪了歪头,然後一爪子把我凑的过近的脸推开了。

  好吧,看来冷战还没结束。

  “不要走太远,早点回来。”

  “如果你弄的太脏,回来我就会给你洗澡。”

  “别以为所有的狗都和欧迪一样傻,离他们远点。”

  刚才是把他抱到阳台上,他才明白我想干什麽,那双眼睛马上就亮的和什麽似地。

  我有些能体会那些送儿子出远门的老妈心态了。他在我手下挣扎,很不耐烦的“喵啊~喵啊”的胡乱应著。手一松,他就和炮弹一样冲了出去,把他这些天的矜持和我的忧心统统的甩的远远的。

  看他灵活的窜出阳台,跳到外面空调架上,再两个蹦跃就到了地面,然後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色中。我多少有些内疚:即使这只是二楼,这麽不带犹豫的动作,是已经想了很多次了吧。我居然一直没发现他的想法。

  他出去一夜,我一夜没睡。等早上他精神抖擞的回来了,我才放下的心。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们都幸福且祥和著。只是有一天,他回来时似乎有些闷闷不乐。我仔细检查过,身上没伤。晚上开窗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的窜了出去。再注意了两天,也没见那样的情景了,我也就没在意。

  惊吓是在一星期後。

  那天清晨,我被久违的猫爪拍醒。在让他当个快乐的夜游神後,很久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了。迷迷糊糊醒来,他蹲在枕头边,很专注的望著我。

  看看表,还差半小时才到闹铃响的时间。算了,起来陪他玩会!坐起来穿上拖鞋想起身,忽然被脚部传来的那种古怪感觉吓得我又坐回去。

  踩到猫了!那是我第一反应,脚下毛茸茸软绵绵的,还带著一点点温热。急坐回去甩出鞋去。然後才想起来,他蹲在我身边。

  那是什麽?墙角那灰呼呼还一动一动的东西看,汗毛瞬间炸了起来:老鼠!活的老鼠!

  该死的!我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不该这麽大惊小怪,可是那也得看什麽场合,换谁刚赤脚和它亲密接触过,也不能稳如泰山吧。蹦起来单脚跳到洗手间,用我平时洗衣服的肥皂,然後用洗脸的香皂,重重洗了三遍才换了双鞋出来。

  刚到门口,就发现我的猫在门口,旁边是他吃饭用的盘子,盘子里放的是那只该死的老鼠。我走到他跟前,他用爪子把盘子朝我这边推了推。然後就端正的坐在那里,爪子放的齐齐的,胸膛挺著,连尾巴都绕到身前,动也不动。

  我深吸一口气,明白了。

  不管是书上还是论坛上别人的经验里,都提到过很重要的一点:

  猫是一种有责任心的动物,如果他认可家庭中的其他成员,那麽他就有义务来为这个家庭做出自己的贡献。所以他才会把在外出捕猎中得到的猎物带回家,并且送给自己最在意的家人。

  所以这个时候,你要温柔并且愉悦的接受他们的馈赠,因为那是他们用自己的努力换回来的酬劳,哪怕是一只壁虎,半只蟑螂或者半死的老鼠,在他们看来,是和你们买的高级猫粮,时令鲜鱼一样珍贵的东西。

  是的,我是他最重要的家人。这个想法给人的感觉很美妙。连那只老鼠都顺眼起来。我抱起他,把他举到眼前,很认真的说:“谢谢。”他看了我一会,开始不耐烦的挣扎,我放他下来,把盘子里的老鼠倒到报纸上,然後取出一条小鱼给他:“交换。”

  他心安理得的去享用,我把报纸小心折起,再带上公文包出门。

  把报纸丢到公司门口垃圾箱里时,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MM的签名。

  我的小猫只哭过两次:一次是它把我的真丝围巾撕成条被我骂,另一次是它捉了老鼠回来让我尖叫著丢掉的时候。

  我是不会让他哭的,现在我做到了。

  本来这样下去是挺好的。

  但是如那句电影里的老话说的,生活就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麽味道。那天周末,他一只猫进出好几趟,我今天难得休息,多睡会懒觉。

  正摊在那里到底要不要起来的时候,门铃响了。我爬起来,先找了下猫,没见著。开门一看,是小区的物业。因为一些什麽调查,要填一些琐碎的单据。

  把人让进门,我回头倒水的功夫,听到那个挺年轻的小夥子一声惊呼:“啊!怎麽有老鼠!还是没头的!”

  “糟糕!”肯定是我的猫早上放到盘子里,等不到我起来又跑出去的。虽然说我多少有点看习惯了,可是这样的东西让外人见了,还是很失礼的。急忙找垃圾袋装好,洗完手回来填完表格後,那个小夥子依旧是一脸余悸:“您还是赶紧丢掉吧,这得有多少细菌啊!您家养的猫?那就该把它关屋里好好呆著啊,外面的野猫不知道多脏,把您的猫教坏了可就麻烦了!再说带个什麽病啊菌啊的,那就只有打死了。”

  我“恩恩啊啊”地同他敷衍著。看来这两天得让那个夜夜游荡的家夥安稳两天了,打扮的漂亮点出去露个面比较好。得罪这些人可没什麽好,毕竟总有我看不到的时候。

  拎著垃圾袋和他一起下楼,当著他的面丢到了小区外的垃圾箱里,回头又在门口岗亭里洗了次手,同他哈拉几句,才慢吞吞的回家。

  等我恍惚度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才发觉我的猫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蹲在窗台上了。走过去揉揉他:“知道回来啦!走,带你去洗手吃饭。”

  所谓的洗手,就是我用条毛巾给他擦擦全身,再按按四个爪子。开始他很别扭,现在习惯了也就好了。有时候也偶尔挣扎挣扎,都能被我镇压下去。可是这次没想到他反应这麽大。

  一低头就咬住我的袖口,非常用力的那种。我抬了抬手,几乎要把他拖起来,怕伤到他的牙齿,我只能任他撕扯著。反正只是咬的布料,又不疼。

  伸出另一只手去抚弄他的背:“这是怎麽了?好好的麽不是?”

  他发出愤怒的呜呜声,那种猫遇见敌人时的警告。

  我有些错愕,有些惊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他松开口,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地,果然是含著泪的样子。

  我惶恐了,敢情是他看见了我丢他的老鼠了麽?瞧见那人厌恶的神色了麽?看到我对那人笑,附和那人的说辞的模样了麽?

  “不、不是那样的……”我张了张口,又闭上了。他只是只猫,我如何和他说什麽叫虚与委蛇,什麽叫皮里阳秋?他只看到我丢了,我嫌弃了。

  我回过身,手忙脚乱的去找他喜欢的鲜妙包,又去翻小鱼。然後一大袋全翻出来,倒到他盘子里。再直起身来看他,他却不过来,只是立在窗户沿上看著我,等我弄完这些不动了,他声音低低的叫了一声:“呀~”就跳出阳台去了。

  那种叫法,是他小时候,还没有我一巴掌大,我走到哪里他都跟著,偶尔我不见了,他急的四下乱翻,终於翻出我来的时候,他就整个爬到我的脚上,後脚踩著我的脚趾,两只前爪扶到我腿上,整个身子立起来,用力向我靠近,然後发出那样的声音。

  我原以为他再也不会这样叫人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可是我已经顾不上这些,急忙冲到阳台边,顾不得邻居们的注目,朝那个已经窜出老远的黑影喊:“喂!回来!”

  我这才悲哀的发现,原来他连名字都没有。

  那一天我找遍了附近的大街小巷,到了晚上,终於意识到这样盲目撞下去不是办法了。

  去找到他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到附近的巷子里。又去报社等了一则寻宠启示。斟酌了几番,没敢开高价。我怕那样会更害了他。筋疲力竭的回到家,家中依然是那副模样,他没有回来过。

  收起那些东西,打扫好卫生,窗户留了缝,才合上眼。睡梦中几次惊醒,都不是他。

  第二天一直带著手机,接到过几个电话,奔波了好几处地方,城东城南的,都不是他。

  打听到这所城市的收容所的地址,去一一看过,没有他。

  後来有朋友提醒,又去几家宠物店打听,也没见过这样的。天很晚了,我得休息,明天才能有精力继续找。

  回家,没有他,睡醒,没有他。出门。

  去把其他的宠物店看完,都没有。收容所那边说又抓进了几只,去看,还是没有。

  傍晚时候,我坐在公园长椅上,筋疲力竭。

  要是我当时先把他抱进屋……

  要是我不这麽虚伪和那人扯淡……

  要是我在开门前先整理下房间……

  要是我根本没让他出门……

  再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沈了。揉揉脸,准备起身的时候,发现身前蹲了一只猫。

  纯黑颜色的,眼睛亮的有点吓人。

  “你见过这只猫麽?他脾气很好,就是有些年纪小过於顽皮……”掏出随身带的照片,给那只猫看。不理会从我身边路过的人的侧目。要是能找到他,让我对著市中心的柱子说上三天都成。

  那只猫沈默著,我继续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没有名字,我都一直没给他取。我们家就是我和他,只要一声‘喂’我们就知道是喊彼此。他肯定也不知道我叫什麽。我惹他生气了,但是那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你看到他,告诉他:我在找他,我等他回来,我……离不开他。可以麽?”

  那只猫站了起来,缓缓走开了,我看著,连它也不肯听了麽?

  可是它又站住了,回头望了我一眼。这是……叫我跟上去?

  那就跟吧。不知道拐了几个弯,走了多远。在一个巷子头上,它停下了。然後向内发出几声低叫。

  里面没有动静,我不敢出声,呼吸也不敢大声。那只猫似是等得不耐烦了,开始吼叫起来,依旧是低低的,但是其中的警告意味我也听得出来。

  然後黑暗处有西索声。我先看到了两只白色的爪子。我想抢过去,那只猫却同幽灵一样挡到了我的身前。

  他从黑暗里走出来,却不是先来我这里,而是窜上墙头,高高的望著我。

  “回家好不好?你给我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嫌弃过。小鱼你要多少我给你买多少。整晚上不睡觉陪你玩也成。我又买了个新公文包,你还没抓过……”我不停的说著,生怕他一转身又走了。

  “不要惯坏小孩子。”有个声音插嘴,低沈而舒缓。

  我吓了一跳,转过头看的时候,却发现是那只一直很安静的猫。

  “猫、猫先生?”我不确定这是位先生还是女士。只能根据声音揣测。并且我没有多少心思来感到多少震惊,那远没有我的猫在墙头随时可能跑掉重要。

  “我的名字叫黑夜之光,”猫先生点头致意。用尾巴甩了甩我的猫的方向,“你一定要带他回去麽?”

  “一定!”我回答,但是马上又犹豫起来,“那是说,他也愿意的话,如果他不肯,那麽请给我时间让我说服他。在这期间还要多拜托您照顾他,他太小……”

  “这就够了,”黑夜之光打断我,“即使是为此付出代价?”

  “是的。”

  “好吧,人类。这是一个契约,关於我族和你们的契约,此後你将获得和你的唯一的猫沟通的能力。注意,只是这只猫,而不是所有。同时你将失去你除非了母语之外其他外语的能力。包括曾学会的记忆和以後的学习技法。”

  “我愿意。”

  我说出这三字後,一直蹲在墙头默不作声的家夥跳到我的怀里,一口咬住我的手腕。这次是真咬,很疼。我没动。

  “契约成立。”

  这句话还回荡在空气中,那位黑夜先生就不见了。周围的环境也在悄无声息的变化著。等我惊觉起来时,发觉我却依然坐在公园长椅上。

  这是场梦麽?顿时觉得惶恐起来。站起来要仔细寻找时,却在椅背上看到了我的猫。我过去抱他,他没挣扎。

  “你会说话了?”我试探著开口。

  他用黑亮的眼睛看我。然後头撇到一边。

  “你开下口啊,让我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手腕上是没什麽痕迹了,可是那种感觉太过鲜明,让我忘不掉。

  他有些不耐烦了:“喵呀~”

  原来是梦……其实我真的宁愿牺牲外语来换和他沟通。有些沮丧,但是马上又振奋起来,毕竟比起那个,他回来了更重要。

  上了楼,进了屋子,我放下他,转身去给他拿吃的。就在翻橱柜的时候听到身後有个少年的声音:“你的新公文包呢?快点拿出来啊!”

  零星的生活片段:

  (一)

  “你那天在公园说话我为什麽听不懂?”

  “因为我当时就是说的喵呀”

  “……干吗这样”

  “你不觉得一个人一只猫在公共场合一问一答很傻麽?”

  “……”

  (二)

  “你真的不能吃老鼠麽?”

  “不能。”

  “可是吃了老鼠後你夜晚就能看的到了。就不用一直睡啊睡的。”

  “这就是你一直给我捉老鼠而不是别的东西的原因麽?”

  “不过是顺便而已,谁会特意去做这样的傻事!”

  “我真的很感动……可是人类吃了这样的东西会得病,我们太脆弱了,不如你们猫一样健康。”

  “啧!人类真是麻烦!”

  “是啊是啊。”

  “你不用担心啦,以後夜晚出门,我会给你带路的。”

  “好。”

  “你笑什麽?”

  “因为我觉得幸福啊。”

  (三)

  “为什麽家里这麽乱?”

  “喵呀~”

  “啊,冰箱里的小鱼全不见了!”

  “喵呜~”

  “喂,说的就是你!不要装听不懂!”

  “咪呀?”

  “你以为现在装不明白我就又以为自己在做梦麽?总有办法能试出来的!”

  “放开我!你个坏蛋!我不要洗澡!我讨厌泡泡!”

  (四)

  “你当时答应的小鱼呢?不是说要多少有多少麽?为什麽才这麽一点?骗子!”

  “我记得那时候你应该听不懂我的话吧?”

  “是啊”

  “那你为什麽会知道?”

  “黑夜前辈告诉我的。”

  “……他跟我说过不要宠坏小孩子的。”

  “可是他又觉得应该让成年人得到一点乱许诺的教训。”

  “……”

  “快点快点,我已经答应分他一半了!”

  (五)

  “我一直想问你……”

  “什麽啊,直接说呀,人就是这麽罗嗦。”

  “那个……‘呀’是什麽意思?”

  “……什麽?”

  “就是你小的时候,每次找到我的时候那种声音,还有你那天临走时……”

  “什麽啊,就是‘你’的意思啦!”

  “可是你说‘你’的时候并不是这样发音的。”

  “那是小孩子的叫法,哎呀,人什麽的真麻烦!”

  “喂。”

  “什麽什麽?有事快说。”

  “其实我听到了。”

  “听到什麽?”

  “今天有只小猫那样叫你。”

  “啊!”

  “你说的是,走开走开,我不是你爸爸!所以……那是爸爸的意思是不是?”

  “……”

  “我很高兴,这是我的荣幸,我不会笑,真的!哎哎,不要就这样恼羞成怒啊……”

  (六)

  我在沙发上看书,他在沙发背上玩窗帘上的流苏。然後他忽然开口。

  “喂!”

  “恩?”

  “我是没有名字的吧……”

  “啊,真是对不起,因为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

  “你有名字的是麽?”

  “是的。”

  “可是我也从来没想到叫你名字。”

  “……是啊。”

  “所以我原谅你。”

  “……我可以给你起一个最响亮的。”

  “不用,你平时怎麽叫我的?”

  “……我的猫。”

  “那好吧,”他直起身子,端坐正了,宛若君王,“那我叫你‘我的人’。”

  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自我介绍

轩辕黄瓜

Author:轩辕黄瓜
求质不求量,个人私库,非喜勿入。
最近忙得很,定期来刷刷看看有没有收获吧。
本文库没有备份,河蟹了就是河蟹了,所以请爱惜使用。

路过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