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兵器同人】婚紗by血之苍雨

血:突發可愛路人篇(這啥?)
  簡單說就是「路人跟Alex雙觀點的第三人稱」清水文。請安心服用。

無配對

这是一篇很单纯的忠于原著游戏的同人,感觉不错。
不过不得不提的是,婚纱h
摩根婚紗坊是位於曼哈頓鬧區中一家小型婚紗工作室,外觀具多面大扇窗設計的紅磚屋平房,採光良好,地板呈木質,20%唯一沒受到感染區域的幸運戶。

「早啊, 摩根(Morgan)...美好的一天......」一頭灰棕金刺髮的店主摩根先生揉揉雙眼,向自己道早安,眼鏡沒擺放正確前壓根無法對焦。看向那被偏好賴床的自己掛在天花板頂上的電子門鈴,「媽的,才七點。」他使勁支撐著不讓腳步磕到邊上的几桌,「又是這樣的一天......你只要繼續走,繼續走下去就好。」

咕噥地抓手梳理頭髮,試圖筆直地走到工作室對外開放的大門,「哪位?」

儘管外頭大片面積傾斜玻璃早就脆裂,但摩根先生仍堅持要做足個婚紗店應有的樣子,面帶笑容開門並且迎賓。然後替一對又一對新人描繪著美滿幸福藍圖,編織一場場的虛夢,雖然並不是他的。


瘡痍中還沒完全散發熱力的朝陽,映射散落無數的空氣浮塵,柔和調色中,他沒看到蒞臨自己店面的顧客,反而是路邊幾個身強力壯的刺青混混,圍住了一個黑色皮衣的帽兜男子。

「嗨,老兄。看你衣著乾淨,一臉吃得飽飽的拙樣,是不是從外面其他區混進來的啊?」帶頭的光頭男子貪婪地目光上下飄動,哦,這倒提醒摩根,外頭的物價飆漲,連他這分不清吐司跟法式麵包之間價差的遲鈍者都能察覺到。

搶劫是最暴力最快溫飽的方法。因此自然有些遊盪而失去住所,卻沒有被感染的人類,正打抱著其他的歪腦筋了。

他們特別喜好針對那些看起來富足,或者好擺平的落單傢伙
──特別是眼前的帽兜男還適時地因為早晨涼風捂咳了幾下,更突顯他的單薄。



摩根先生很少了解其他地方的事情,除了自己這條街附近幾個區塊外。

他只聽說掃蕩病毒的工作進行並不順利,恐怖份子危害情況不會在短期內改善等等云云。這場爆發在外頭的爭吵,實際上是他第一個真正目擊的活生生證據。


黑衣男子手上還揣著牛皮紙袋包裹的東西,晃盪著的身體似乎有些猶豫不決,腳步來回移搖著。這更誘使大漢們的叫囂與笑罵。

摩根搖了搖頭,雖然迷糊的他知道很有可能剛剛按門鈴的就是這位羔羊﹝總不會是這些來意不善的傢伙﹞,但自己沒能力也沒資格營救他人。抬步走向室內打算停止旁觀鬧劇,睡個回籠覺,會是相對心裡會比較舒坦的鴕鳥消極作法。﹝至少他沒眼睜睜看著對方被欺凌﹞

但自我感覺預測確鑿的摩根先生,很明顯漏看了下一幕。




男子插在外套口袋中雙手仍沒動,他只動下半身。

牛仔褲布料的暗沉灰藍一晃,寫意地抬腿,踢足,隨之彈現響徹四週遭空氣的是準確、精密,而且宛如砲彈般強而有力的飛踹。黑色浮紋纏繞看似纖細卻強橫的肉體,這些傢伙還沒意識到對方是個全身上下都是武器的絕對暴徒,「兵器」直接穿透對方防禦嚴縝的拳勢,輕而易舉將壯漢橫掃出去。

「搞、搞什麼...」他們的同伴還來不及出聲,打亮透光的黑色皮鞋就接連晃現眼前。當摩根意識到外面慘叫聲勢也太多太浩大 (實在不太像只有一個人的叫聲)時,這場一片倒的收割早已經靜悄悄地結束。垃圾車垂吊著好幾具,破碎布偶般不自然姿勢的人體。他們沒有缺了塊指頭,也沒有被伸出的觸手直接削掉腦袋,但很明顯惹了全美惡名昭彰的通緝犯,這些傢伙只配在裏頭腐爛發臭。


Alex今天的心情還算是相當不錯的。
這場衝突基本無異是在逗弄普通人類,結束僅只一瞬間毫無懸念,簡短得令人傷心。
那些覬覦手中散發甜美呢喃芬芳的小嘍嘍們,對他來說僅只是過程中的一段小小插曲。

獵人或是超級士兵之流的傢伙才配作他對手。


但他也沒有打算鍥而不捨地繼續按訪門鈴(這對他來說太溫文儒雅),而是直接穿過碎玻璃,來到了正抬頭仰望天窗試圖找出攝影角度的摩根背後。



「摩根先生?」過於低沉凜冽的聲線,沙啞刮粗,就像是冰鎮過的刀子貼肉刮過去般令人毛骨悚然......而且性感得要命。

「哇哦,嚇我一跳...... 你...沒事啊?」眼睛透過鏡片觸及對方目光時瞬間凌亂了一下,摩根先生捂住胸口嘗試鎮定。他貧乏的想像力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是用多快的速度上樓,並跟自己攀談。神出鬼沒的迅猛不合正常人類應有的肉體常理,簡直像滑翔飛行的似。(事實上他猜對了一半,Alex是用蹬的)

但害怕的情緒,在一瞬間就被敬業態度掩蓋過去。

因為他隱約對眼前這張刀削似苛薄面孔有所印象。

這是被分類在高等級且挑剔顧客群的臉。
通常這類人是醫生,律師,或者股市操作者,甚至是程式設計師......還有某些特別多金肥得流油的科學家。

這樣的人你無法肯定對方是不是暴徒,但要是讓對方不耐煩,很可能要被爆掉的就是自己小店。想到這點的摩根立即冷靜下來。
謝天謝地,他自己搞定了自己的恐懼。又恢復到原本的專業跟熱誠。



摩根先生找回了自己聲音:「咦,先生......你是不是來過本店?等等,等我想想,不要提示......」記性不好卻偏偏愛挑戰自己的腦容量極限,他驚喜似地彈彈厚厚名冊,試圖想找出對應的顧客名字來。不過很顯然的,Zeus並沒有這耐性:「Alex. J. Mercer(亞歷斯‧J‧墨瑟),你可以直接從Alexander(亞歷山大,Alex是其簡寫)名字分類那欄開始查詢。」

「哦不, 就說不要告訴我了!」摩根遮臉,然後迅速翻越到那頁。露出一張棕栗褐光澤的微捲短髮軟毛男子,非笑似笑著盯著鏡頭的照片。男人一臉人畜無害的菁英表情,跟現在煞氣十足的顰眉有些微落差。但並不影響認出這是同一人。


摩根想起樓下那些找茌的混混,又看看他毫髮無傷的悠閒姿態,忍不住問:「你帶了Gentek公司的保鑣來嗎?」不予置評的問題。



Alex直接切入正題,「我來找你拿以前那些婚紗照,以及要購買下沒有收錄的毛片,全部各自加洗一張。今天內要。摩根。」

摩根先生頗有些驚奇地抬動眉毛,「這不容易......在這種電腦癱瘓的時刻,我必須要用掉三個工作天才行。」心想果然貴客總有奇奇怪怪的要求,「何況你也知道,外面現在亂成這樣。我又餓又渴又還沒吃早餐,你不能這麼一大早就苛求。」


對方挑眉,「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帶了這多餘紙袋的原因。」,一股腦兒塞給摩根,打開撲鼻而來的是星巴克焦糖拿鐵、跟碳烤三明治熱騰騰的食物香氣,相當動人。
「給我拿出誠意。摩根。」 遇上這樣的好事跟差事,摩根先生也不知該說什麼好。現在外頭食物一袋難求,可見這顧客真的相當有心,得相對用12萬分的幹勁回報對方。

但他還是忍不住想問,「好吧......那你呢?...不一起吃嗎?」


「我吃飽了。」優雅而意味深長地的拒絕好意。過來前Alex 跟撤退的坦克發生過幾次衝突......他確實已經吃得太飽了。




摩根先生咕噥抱怨要在這沒人手的情況下找出一份資料,簡直是災難性的措舉。
偷覷那略彎身形站著的帽兜男子:「怎麼?難道急著要拿去公證結婚時用?」他曾經聽說不少情侶在危難中意外觸碰出火花,閃電結婚,不過Mercer先生的沙龍照是在幾個月前所拍攝。照道理說也差不多該步入禮堂了......如果沒有那該死的災難,該死的病毒外洩。

自認逗趣地說,「我還以為大多數的人會選擇乾脆重新拍一組呢。」Alex搖頭,不想解釋太多。這個攝影師聒噪如上下蹦跳著的歡愉九官鳥。他的頭很疼。

(我們可以把這解釋為復甦記憶的一種表顯特徵。這是好現象。但過程很痛苦。)

如果不是考慮到強行吸收只能攝取部分記憶,反而很可能因為這點小小疏忽、而造成找不到那些深埋在當事人也不清楚處事物的窘境。Mercer並不介意他再多『吃』點額外的東西。



他漫步到摩根背後暖色調的木質吧台工作室,那是個具備小型展覽區功能的櫃檯。明亮乾淨而且舒爽。

黃梨花木深紋的檯面據說被玻璃刺穿曾經更換過。
但在Alex眼裡,這個新的櫃檯看起來跟以前那個一模一樣。

上頭擺了摩根先生變魔術般所拿出的,一本又一本的實體印刷本。
Alex 能輕易地從這些沙龍照找到已經忘卻的過去。那是還身為人類時候的甜美。照片中凝望著他的歡樂面孔,大多數已經不復存在。




「噢,」摩根抖動掉上面的粉塵,小心翼翼地將最後一件數位底片捧出來,「Mercer先生...這些都是你要的東西。照片中的準新娘沒跟你來?」這看似理所當然的問題,在此刻格外突顯得很沒道理。

被稱作Mercer的原型體翻轉審閱著那片光碟,輕聲問:「你...沒聽任何廣播?沒看報紙?在災難發生後就沒接觸過任何媒體資訊?」Zeus所問的,無論哪個管道皆大幅報導過,關於感染事件的元兇及經過。其中軍方隱去了前因後果,但他現在可是全美遭無知民眾唾棄的頭號恐怖份子......嗯,當然,也得要認得他的臉。(像早晨那些不幸的混混並沒有知情誰才是老大,可憐)


摩根先生自豪地挺了挺胸,「Mercer先生,這你就不知道。我有些鄰居看到病毒擴散的報導,就惶惶而逃,結果屍體聽說隔好幾個街區被找到......他們都選澤在錯誤時機,離開了最安全的地方。」井底之蛙般的言論,居然就是保全男子性命的由來。即使隱約有猜到,Alex聆聽的這瞬間還是相當意外。


「U’re a lucky man.(你是個幸運的傢伙).」

他由衷地打從肺腑稱道(儘管表面神情還是冷峭淡然的),
而對方渾然不知這句話語份量有多重,

「Of course.(當然)」


Zeus歛回原本滅口已經打算出鋒的殺意,也殺不下去。



他認為要是這世上還多存活著幾個這樣的人,

肯定會有趣多了。



而這份結論似乎安撫了另一個 Alex.Mercer的靈魂......他們還不必對人性太絕望。




在病毒原型體表示臨行前,摩根還很熱心地搜出了個白色亮面的大紙袋打包。連當初Alex跟Karen.Paker(Alex的前女友)規劃婚禮,而預備承租的相關物件也一起。他笑笑的說:「這種時候也只有他這老客戶還記得這家小小婚紗店了。」摩根真是個可敬又可愛的單蠢生物。Alex期許自己用手掌能遮掩臉龐上大部分的笑意。

在那漆黑上伸展散發著腥血心臟的背影消失前,Zeus難得給了個良心上的建議:
『這個城市已經不能住人了。無論從戰略性核彈頭的汙染、或者病毒的角度看待。

摩根最好可以前往拉法葉街附近的集中救濟站。那是專門替無感染民眾所設的臨時機構。
只要通過檢役後,軍方將會派出大量坦克跟隔離車一路護送,從克莉絲蒂街隧道離開環境惡劣的曼哈頓區。』

這個城即使只剩他黑光病毒可以存活,Zeus也不會想待在這裡。





除了Dana還需要迫切進一步的精密治療外,

也因為實在過於死寂了。



「哈哈,你太杞人憂天了。老兄。」對這麼樂天過頭的回應,Alex也沒有再進行勸告。

人各有天命。




一週後,Zeus意外在皇后區發現:摩根先生這傻愣愣的傢伙,正在哼歌刷漆,準備開張新的婚紗店面。



他過的很好。正如他天職的小小夢境描繪者一樣,單純而可愛的人性。



──到這裡,關於摩根這婚紗工作者與Zeus擦身的小小故事算是結束了。


沒有後續了。也不需要有。





一切是如此簡單,正如那披散在新娘身上透白的蓬鬆婚紗。



- 婚紗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fanit~我咋没看到啥婚纱h???

Re: No title

> fanit~我咋没看到啥婚纱h???

因为人家还没有收……等她完了再说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自我介绍

轩辕黄瓜

Author:轩辕黄瓜
求质不求量,个人私库,非喜勿入。
最近忙得很,定期来刷刷看看有没有收获吧。
本文库没有备份,河蟹了就是河蟹了,所以请爱惜使用。

路过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