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骑士by陆凌零

  文案

  这是关于一名年轻的面瘫上校,一头粗神经的肥黑龙和一位脱线的陛下的充满了欢乐与爱的故事。

  内容标签: 魔法时刻 骑士与剑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梅尔,陛下

无论是肥龙还是陛下都这么可爱啊啊啊~难以取舍~~


  1

  事情发生在李·海利克斯诺姆费尔卡里加特兰上校和他的步兵团刚刚结束了一场战役的时候。一头体型庞大的黑龙从天而降,轰地一声落在了步兵团面前的战场上,扬起一大片尘土。

  几秒钟的静寂之后,士兵们惊叫着往后退去。黑龙低下头四处看了看,在一片没头蚂蚁一样逃窜的士兵中,唯一站在原处没有动的李上校非常醒目。

  这时候后方的魔法师们终于反应过来。各种出现于或者没有出现于魔法教材的法术慌乱地朝巨大的黑龙投掷过去。但是黑龙毫无所觉,在一片从一级到四级应有尽有的法术轰炸中,它恍若无事一般镇静地抬起一只小爪子——上的三根指甲,朝着李上校咧开了嘴:

  “嗨~~小海利克,好久不见啦!”

  帝国最年轻的上校、很有可能在将来成为最年轻的将军的海利克斯诺姆费尔卡里加特兰家独子,保持着一种近乎面瘫的表情抬头看向面前的肥黑龙。

  “啊呀,你们人类长得可真快!总觉得每次见你,你都比之前大了一号呢。”肥黑龙咧着嘴,兴致勃勃地用粗嘎的大嗓门拉着家常,“……说起来你怎么不呆在布拉维尔山谷啦?”

  “梅尼,你到特罗沙来干什么?”

  面瘫的年轻上校终于开了口。黑龙的嘴咧得更大了一点,摇头晃脑地弹着自己的小爪子:

  “散步啦,散步!你看,幸好我刚才帮你解决了那头大型魔兽不是?你欠我一个人情啦,小海利克~”

  “是的,如果不是你刚才一口火把它烧成了灰烬的话,我们现在已经把它的晶核取出来带走了。”李上校面无表情地说,“顺便提一句,你降落的地点在一分钟之前是特罗沙村的中心教堂。”

  黑龙怔了怔,稍微摇晃了一下庞大的身体,抬起左脚并且低头往下看去。然后像是要毁灭证据一样,它立刻啪地一声又把左脚重重地踩了下去。

  虽然不清楚它是怎么做到的,但是那张龙脸上的确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别生气,别生气呀……这样吧——”

  说着这话的时候,肥黑龙开始用它的两只小爪子在自己全身上下乱摸起来,然后不知从什么地方嗖地摸出了一个小麻袋,捏在两根指甲尖上拎到上校面前。

  “你看,本来是打算给你做见面礼的。既然这样就当做是赔偿好了。”讨好地说道,肥黑龙松开了指甲。对于龙来说非常小但是对于人类绝对是大型的麻袋砰地一声从高空砸到地上,袋口散开,其中满满的金币和珠宝飞散出来。

  李上校的防御壁瞬间展开挡去了所有金灿灿的攻击。但是在他身后鼓起勇气又挪回来的亲兵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二等兵凯尓文被一尊半身金雕像砸中了脑袋,大叫一声捂着头直挺挺往后倒去。

  “长官记得在我的墓志铭上刻上‘可怜的二等兵凯尔文平顿和砸死他的凶器一起安详地长眠于此’愿主与您同在阿门!”

  2

  在李上校回到帝国首都的第二天,皇帝陛下的小书房里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听说卿这次出征见到龙了?活的?”

  “是的,陛下。”

  “真是稀罕啊!帝国历史上已经有二百多年没有人见过龙了呢……那,卿见到的那条龙,长什么样?”

  “回陛下,它长得……它长得很像……嗯,一条典型的龙。”

  基本上,李上校不能说是个刻板的人,但是那并不包括在做正事和发怒的时候。所以现在皇帝陛下的脸上就露出了很无趣的表情。

  “小海利克卿啊,现在我们谈的不是正事,不是正事啊~”陛下换了个坐姿,把腿从一张桌子上移到另一张桌子上,“我理解你想要保密的心情,但是看在我们同学四年的情分上,你就不能稍微透露一下么?……我可听说,那条龙和你关系看起来不一般呢。”

  需要说明的是,陛下其实比李上校大了好几岁。他们之所以会在帝国第一学院里同级,与其说是因为李上校曾经连跳三级,倒不如说是陛下坚持不懈地留级了好几年以逃避责任的结果。

  “……很小的时候遇到过一次罢了。”

  “怎么遇上的?”

  “在死亡峡谷里迷了路。”

  “哦……那可真是好运啊。”

  皇帝陛下轻描淡写地将“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在死亡峡谷里迷路”这样惊悚的问题带了过去,发出了指代不明的感慨。

  “那条龙和卿的关系不一般吧?如果是卿看不顺眼的人,想要接近卿可没那么容易呢。”

  李上校沉默了一会儿。

  “……不,只是打不过而已。”

  ---

  “啊呀,这么说起来,您是李上校的表哥?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他有亲戚在世呢。”

  “啊……怎么说呢,我其实是个没有爵位的远方穷亲戚罢了。像这样,和您这样又美丽又高贵的女士谈话,实在是,让我有点,有点紧张……。”

  黑头发的青年身形挺拔,有着让人过目难忘的相貌。即使没有带着耀眼又略有些腼腆的笑容,这张脸也有让所有女士目光停驻的资本。

  所以他面前那位小姐也禁不住地脸红了。

  “怎,怎么会!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呃,我是说,您看起来,和,和李上校不太像呢。”

  “——那是因为他和在下什么关系都没有。”

  突然出现的李上校以一种强硬的态度打断了刚开幕的罗曼故事:“抱歉,不过这一位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暂时寄住在我家中的房客,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黑发青年露出了像是被抛弃了一样的哀怨表情:“小海利克,你,你果然不愿意认我……”

  他就像准备嚎啕大哭一般,突然一把抱住了面无表情的上校,像抱着一只绒布兔子一样把头在对方的颈窝里使劲蹭来蹭去:“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虽然你从小时候起就很过分,但是那时候至少抱起来还挺软,现在连这一点都没有了……”

  年轻的小姐面前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闪光,她惊讶地捂住了嘴。

  李上校站在原地,右手上还跳动着三级火魔法的残焰。他语气平静地说道:“总之,这个混蛋做出的任何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

  3

  海利克斯诺姆费尔卡里加特兰家族在沉寂多年之后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始于几年前李成为帝国第一学院百年来最年轻的全优毕业生的时候。(同时毕业的还有现在的陛下,但是陛下的平均成绩是个禁忌话题。)

  关于海利克斯诺姆费尔卡里加特兰家族没落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是比较公认的说法是,他们的姓太长了,以至于每一任的皇帝都不知道怎么念。

  据说这也是李的名字为什么只有一个字的原因。

  这时候,微服出访的陛下正站在海利克斯诺姆费尔卡里加特兰府的门口。

  “陛下,您想要文件的话,派个人来取就可以了。”李上校为陛下打开门,面无表情地说。

  “不,不,朕突然想起那份文件还是很紧急的,派人来取实在不放心,所以就亲自来了。”陛下睁眼说瞎话地打着官腔,熟门熟路地挤进屋里。

  “好吧。”李上校关上门,倚在门框上,“——陛下,您这次又准备翘家多久?”

  “不愧是小海利克卿,真是深知朕意~”陛下毫无愧色地回答道,继续熟门熟路地往屋里摸去,“那种事情等一下再说——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你家里有一种酸梅味道挺不错的,似乎是放在房间……”

  “陛下。”

  李瞬间挡在了企图直接闯进他人卧室的陛下面前。陛下看着他,眨了眨眼,非常无辜:

  “怎么,卿难道在房间里藏了什么不能让朕看到的、大逆不道的东西么?”

  “……至少先让我整理一下卧室吧,陛下。”

  “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整理的。”陛下这么说着,推开了门。

  “陛……”

  “我觉得还是挺整……呃……”

  在同时消音的两人面前,从上校的床上,坐起一个男人来。

  这个男人什么都没穿。

  他像是在自己床上一样,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朝着门口的石像之一打招呼:

  “小海利克,你今天起得可真早……明明昨晚都让你那么辛苦了……呵欠……”

  皇帝陛下慢慢扭头看着自己的得力手下,脸上露出了类似于“原来卿是这种人朕看错你了”的表情。

  而李上校在解除石化状态之后,立刻用毫不逊于刚才挡在陛下面前的速度瞬间冲到床前,拉起一旁的被子把裸男裹成了面卷儿,再以同样的速度提着大号面卷冲了出去。

  陛下站在原地掏了掏耳朵,听到不远处的客房传来“砰”地踢开门和“扑”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是他得力手下的嗓音:

  “梅尼,下次我会直接把你丢到卡特拉沙漠去的。”

  “不要啊!!!”刚才男人的声音嘶叫道,“那里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没有金子!没有美女!连厕所都没有!”

  陛下继续掏另一边的耳朵。

  没有厕所啊,这倒是有点伤脑筋了。

  这次到底要不要偷偷跟着小海利克卿出征去卡特拉沙漠呢。

  4

  二等兵凯尔文蹲在地上,狐疑地看着面前两个面生的同伴。

  “新来的?”

  穿着一等兵军服的陛下严肃地点了点头:“是机密任务。”

  穿着一等兵军服的梅尔也点了点头:“是上校的……呃,亲兵。”

  凯尔文看看陛下,又看看梅尔。“好吧。那我不打搅你们执行机密任务了。”

  他站起身,转头,被一块石头砸中了后脑,砰地倒了下去。

  陛下转头惊讶地看着梅尔:“太糟糕了!你怎么能用石头砸他呢!”

  梅尔没说话,低头看了看陛下的手,上面还沾着刚才拿起石头时蹭上的泥土。

  “咳。”陛下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把手在衣服上拍了拍。“我觉得他刚才是打算去向小海利克卿确认的。你觉得呢。”

  “——我的话,小海利克的确是说让我留在他身边当亲兵的呀。”梅尔呆呆地问道,“难道你不是吗?”

  “咳嗯……总之,我们现在怎么办?”

  两人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互相观望了一会儿,又转头去看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凯尔文。

  “……把他砸晕了,我们找谁问回营地的路呢?”

  他们在地上蹲了一会儿,梅尔突然看向远方,大叫起来:“啊,小海利克!”

  “咦?”陛下立刻转过头去,被一块石头砸中了后脑,砰地倒了下去。

  梅尔在衣服上掸了掸手,看着陛下的后脑勺咧开了嘴。

  “小海利克说得没错啊,活学活用。活学活用。”

  他在地上跺了跺脚,轰地一声变成了巨大的黑龙。

  “嘎啊……虽然人类的城市里有很多美女,可是不能变成原形真是郁卒啊。”

  肥黑龙咧着嘴,欢快地在原地活动起筋骨来。它做完了一整套喷火龙体操,又做了三遍“克拉克拉踩死你”运动,末了用粗大的尾巴在地上大力地拍打了几下,扭了扭肥屁股,这才心满意足地从周围堆积的灰土下面把两个没动静的人刨了出来。

  “小海利克,我来找你啦!”

  欢乐地大叫一声之后,肥黑龙一爪抓一个人,扑扇着小翅膀呼啦啦地飞上天去了。

  ---

  李反手劈开一只从沙中跃出的魔兽,后退两步,眯眼看去。

  步兵队伍已经渐渐地将大部分魔兽逼进了预定的狭小范围,只等魔法师们的法阵准备好,就可以将这些藏在沙下的难缠家伙一举消灭了。

  这时候从后方传来的求救的声音:“上校,有人中暑昏倒了,请立刻来支援!”

  身为军团中唯一魔武双修的剑士,李立即迅速解决了离自己最近的几头魔兽,向副官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往后方的魔法师方阵赶去。

  但是没等他走过半个战场,从身后的军团中便传来了骚乱的声音,然后是巨大的,轰隆的一声。

  李回过头去的时候,看见原本法阵的预定位置扬起了像要把太阳都遮蔽一样的沙尘。藏身在沙下的魔兽们像是被甩出水面的鱼,扑腾着往四面八方远远飞弹出去。

  前方的士兵们从张着大嘴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开始噗噗噗地往外吐沙子。后方的魔法师们则不知所措地望向李上校。

  李面无表情,抬起手——那是下定决心要按原计划发动法阵的意思。但是在他那只手挥下去之前,沙尘散开了。

  战场上由于重物的撞击出现了一个大坑,从坑里探出黑龙那颗大脑袋来。看见远处的李,它万分激动地高高举起两只小爪子:“小海利克!我终于找到你了!”

  士兵们再次发出了骚乱的声音。

  “天啊!它抓了两个人!还把他们举在头顶上!”

  “是要威胁上校么?!它打算吃了他们么!”

  “那,那不是二等兵凯尔文么!……可怜的凯尔文!他再也没办法有墓志铭了!”

  “……旁边那个小白脸是谁?”

  “上校,要攻击么?”

  “上校?!”

  李慢慢地把手放下。

  如果说一开始他是面无表情,在看清了黑龙抓着的那个穿着一等兵军服的人是谁之后,他的表情就只能用冰冻三尺来形容了。

  眼睁睁地看着李一步一步走到面前,肥黑龙似乎终于也意识到对方的心情不太好,讪讪地把两只小爪子缩回胸前,脸上再次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小海利克,我不会又破坏什么了吧?”

  因为大半身子被埋在沙坑里,黑龙几乎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出地面。失去了身高的差距让它看起来更没气势了。

  “别,别生气么……对了!”

  随意地把两个人质(?)抛到沙上,黑龙再次用它的两只小爪子在自己全身上下乱摸起来,然后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嗖地摸出了一个小麻袋,捏在两根指甲尖上,努力抬手举到上校面前。

  “这……这个陪你?”

  露出谄媚笑容以至于整张脸都变了形的黑龙,看着李上校慢慢伸手接过那个麻袋,这让它本来已经咧到最大的嘴又咧得更大了点。

  但是下一刻,看起来身形单薄的上校却单手抡起那个装满了金币的沉重凶器,狠狠地砸在了它的脑门正中,发出整个战场都能听到的一声巨响。

  黑龙顶着一脑袋的金币,呆滞地看着上校一手一个拽着两个人质(?)的领子拖着往回走去同时镇静地下令:“回营。准备明天继续战斗!”

  5

  圆盘一般的月亮挂在卡特拉沙漠东南的一块风化岩上方,月亮中映出两个披着斗篷的黑色身影。

  “这么好的月亮,真是太适合变身了。”

  披着斗篷的陛下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托着腮发出不明意味的感慨。

  李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将斗篷的帽檐拉低了点:“砂岩兽们又分散开了……明天会是很长的一天。早点回营休息吧。”

  陛下百无聊赖地抬头看着自己的得力手下和亲信:“卿那头可爱的小黑龙呢?”

  “……我告诉他卡特拉西北有一块埋藏了宝藏的废墟。”

  “真的么?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

  “……您要是听说过才比较奇怪。”李往回走去,带着沙子的夜风扬起他的斗篷下摆。

  “还有,下次您偷跑之前,至少先跟我说一声……就算这次出战的目标其实不像您事先告诉我的那样是砂岩兽,而是沙漠对面的罗利安大公国……也一样。”

  “……小海利克卿,你能不能别这么了解我。”陛下哀嚎一声,整个向前扑在沙地上,含糊不清地絮叨,“那都是你的错啦!谁让你这么麻烦……唔,说起来,卿有没有想过做龙骑士?”

  早就习惯了陛下突然转移话题的年轻上校,头也不回地说道:“——和那头黑龙?陛下难道以为龙骑士是那么容易成为的么。”

  “可我觉得那头小黑龙和卿关系很好的样子。”陛下站起身跟在李身后往回走,丝毫不觉自己现在的行为多么八卦,“而且它真是笨得可爱呢……把它骗来签订契约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吧?”

  “……陛下是这么觉得的么?”

  李的语气低低的,在夜风中几乎微不可辨:“我倒是觉得,它和陛下您……在某种意义上,非常相像呢。”

  “啊?卿指哪方面?——难道是说卿也会愿意和我上床吗?我还有希望是吗??!!!”

  这时候,同一轮月亮也正照着卡特拉沙漠的西北。一望无际的沙漠上,一个庞大的物体在月色中投下长长的黑影。

  “嘿咻!嘿咻!”

  肥黑龙拼命挥动着小爪子,头埋在深坑里努力地刨着沙子,只留下一个肥屁股和大尾巴露在地面上。周围堆积着小山一样高的沙堆。

  “认识小海利克果然是明智的选择啊!到人类城市里看美女的时候方便多了,而且还有宝藏可以挖。嘿咻!嘿咻!嘿咻!嘿……金子?!——啊,什么?!居然真的有金子?!!”

  ---

  “我的剑,不是为杀戮同类而存在的。”

  “啊啊,小海利克卿,你也太天真了吧。要是有一天,别的国家侵略过来,那你要怎么办?”

  “如果是那样不得已的情况,我会选择战斗。……但是,至少,在那样不得已的情况发生之前,我想要尽一切可能……守住我的信念。”

  李睁开了眼睛。

  不知怎么,就梦到了以前在最高学院读书的日子。

  他的身边,目前身份还是“上校亲兵”的陛下,毫无形象地睡得七仰八叉,嘴大张着,被子早就掉到了地上。

  李在黑暗中注视着他。

  ——这个人,会成为一名伟大的帝王吧。

  身为整个帝国中或许是最了解和亲近陛下的人,再一次为这样的预感,觉得有一些悲哀。

  李静静地越过陛下下了床,把被子捡起给陛下盖好,然后轻轻地走出了帐篷。

  在他背后,陛下睁开眼睛,眨巴着眼看向黑暗的帐篷顶端。

  6

  陛下在帐篷里睁着眼到天亮,直到太阳上升到一个没法再拖下去的高度,他才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施了一个最高级的幻形术。

  帝国最精良的步兵团和魔法师方队觉得今天等团长起床等得有些久。不过在他们开始怀疑那个可疑的小白脸亲兵对上校做了什么之前,李上校总算是及时地走出了帐篷。

  “——全团,准备出发剿灭沙子兽!”

  “……上校,你是说……砂岩兽,么?”

  “咳……总之,全团向东偏北二十五度方向,全速前进!”

  “上校,首席魔法师说砂岩兽的方向在正西方!”

  “……我昨晚亲自出营确认过,二等兵,你有意见吗?”

  “报告上校!没有!”

  ---

  李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他的意识不太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里,应该要做些什么,统统是一片模糊。

  他看到自己走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

  两侧是高高的山崖,巨大的树木遮蔽了阳光,周围是死一样的寂静。森森的草丛下面,不时露出散落的白色骨骼。

  似乎应该有谁出现了呢。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哟,你好!”

  回过头去的时候,看见树木背后出现的是梅尔那张脸,黑发下面是英俊端正的五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似乎一下高了很多。

  “呐,你有看到我的金币么?这么大——的。”照例挂着傻笑的梅尔朝他俯下身来,两手的食指和拇指圈在一起比出金币的大小,“我觉得应该是一只乌鸦叼走了,呃,我是说,你刚才打死的那只。”

  “是这个吗?”不知为何知道自己的口袋里应该会有,伸手进去的时候果然摸到了硬硬的圆形,于是递了过去。

  “啊!对对对!我可爱的小金币!”梅尔露出和他龙形时候一样的表情,一把将那块金币抢了过去,在胸口贴心的地方使劲蹭了蹭,“——你不知道,这块金币是吉罗王专门为他的皇后铸造的,全世界就只有这一块,独一无二!”

  “吉罗王?他死了也有一千多年了吧。”

  “哈哈——”傻笑着的青年无视了他的问题,把金币小心地藏好,这才再次低头看向他。

  “说起来,那只混蛋乌鸦是你打死的么?真不容易呢,这么小的个子。——呐,你一个人类的小孩子,跑来死亡峡谷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变强了,龙先生。”

  梅尔呆滞地眨了眨眼。

  “……你真是我至今为止见过的年纪最小的食物了。”

  李戒备地后退了一步,在手心召唤出一个二级火魔法。不知为何,他记得自己的火魔法应该已经到了顶级,但是又觉得像这样只能使用二级魔法才是正常的。

  显然对方并不把他这点本领放在眼里。梅尔索性席地坐了下来,挠了挠头发,有些困惑地开口:“我是真想不明白,你们人类怎么一个个地都想变强呢?变强有什么好处吗?”

  李想了一会儿。

  “……变强了,大概就可以不用被你吃了吧。”

  梅尔继续呆滞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跳了起来,暴跳如雷:

  “你以为我喜欢吃你们么?!!外面包着硬壳(盔甲——李翻译),里面全是骨头,还有脚气和狐臭!上次吃了一个害得我之后吃了一年的素!要不是你们一个两个地跑来砍我,我至于么?!我至于么?!!”

  李看着在原地蹦来蹦去、将他完全忽略了的梅尔,隔了好久才慢慢地开口。

  “龙先生,你看,我这么小又全是骨头,你就不用吃我了吧。我也不砍你,不过,你帮我变强怎么样?——作为交换,我会给你金币的。”

  梅尔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刷地扭头:“你说真的?真的给我金币吗?!”看见李点了头,他立刻兴奋地叫道:“成交!不许反悔!——啊啊,如果之前的每个勇者都像你这么懂事该多好!”说着,他笑眯眯地一把把李抱进怀里使劲揉着:“这么一看你其实也挺可爱的呢。”

  “成交。”李在黑龙怀里镇静地说道,“——对了,我家里比较穷,一次只能给你一枚金币。不过你放心,给你的金币是上上上任陛下专门为我们家族铸造的,独一无二。”

  他看了看梅尔的脸色,补充道:“你刚才说了,不许反悔。”

  7

  “嘿咻——”

  肥黑龙把一堆沉重的铁箱重重地扔到坑口的地面上,然后自己也爬了上来。

  “金子!金子!!”

  它咧着嘴,盯着那一堆装满了金币的箱子搓着两只小前爪。但是搓了两下之后,它突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停住了。

  “呃……小海利克?小海利克……好像有麻烦了呀。”

  它愣了一会儿,举起一只小爪子,挠了挠头:“……真是糟糕,怎么是那个家伙呢……别人也就算了,那个难缠的家伙的话,我可一点都不想和他打交道啊。”

  肥黑龙一屁股在箱子山上坐了下来,把两只小爪子伸到眼前。

  “小海利克虽然是挺好,可是他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再活七十年的样子。要是去跟那个家伙打交道的话,我至少要损失……损失……呃…… ”

  它苦恼地掰着小爪子,轮流弯着几根指头:“划算么……不划算么……划算么……不划算么……”

  太阳已经从卡特拉沙漠的一头慢慢地移到了另一头。肥黑龙仍旧坐在它的箱子山上,用小爪子烦恼地托着下巴。

  “啊算了!”眼见着太阳快要落山,黑龙终于像是下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我看还是来扔金币吧。”

  它把爪子伸到屁股底下,嗖地摸出一枚金币来。

  “正面就是去救小海利克,反面就算了。——嘿!”它把金币高高地抛起,眼巴巴地看着小小的圆形物体在空中翻了个身,叭嗒落到了沙子上。

  “呃……”肥黑龙瞪着眼睛,看着沙地上那枚金币,“要不再扔一次吧……”

  它从屁股底下嗖地摸出另一枚金币,“嘿”地高高抛起,眼睁睁地看着金币又落到地上。

  “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嘿!”

  金币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曲线,直直地落到了黑龙脚边。

  黑龙瞪着地上的三枚金币,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啪地垂下了头和爪子。

  “呐,小海利克,不是我不去救你……”

  它叹了口气,起身把屁股下那堆箱子抱进怀里,还不忘甩了甩粗大的尾巴,把那三枚用来占卜的金币也挑起来。

  “我会想你的……以后每次无聊了我都会想你的,真的!”

  发表完忧伤的感想之后,它拍了拍小翅膀,抱着一堆宝藏扑啦啦地朝着西落的太阳飞去了。

  ---

  “龙骑士?别开玩笑啦。”

  黑头发的梅尔高高地坐在窗台上,随手从窗外的梅树枝头扯下一颗熟透了的梅子扔进嘴里,摇头晃脑地挥动着食指。

  “就凭你们人类,怎么可能打得过我们。要不是心甘情愿,谁会愿意让个低贱的人类爬到自己头上。”

  “但是,虽然只有唯一一个,史书上记载的龙骑士撒法里也是的确存在的。”在花园里低头擦着佩剑的李,头也不抬地说。

  “是啦——”梅尔拖长了音,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猥琐的笑容,“你也知道,我们龙最喜欢两样东西么,一是金子,二是美女——”

  李终于抬起头来,望向高高在上的梅尔:“……你是说,撒法里其实是女人?”

  “啊呸!”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梅尔忿忿地把梅核吐出很远,“那家伙怎么可能!……他那头龙,嗯,是母的。”

  他低头看了看李,又连忙补充道:“不过母龙和女骑士一样稀少,你就别指望了。”

  “是么。”李重新低下头去,“……不知为什么,现在突然觉得有点同情起撒法里来了呢……”

  “……呐,梅尔,你也喜欢美女么?”

  “那当然!”黑头发的青年骄傲地挺起了胸膛,“我是一头血统纯正的龙!热爱金子和美女!……呃,小海利克,你这是又要出门了么?”

  李站起身,把整理好的行李背到肩上:“嗯。打魔兽晶核去,挣钱补贴家用。”

  梅尔坐在窗台上,看着李往外走的背影:“……我说,你说想要变强,其实就是为了挣钱用是么?”

  一枚金闪闪的东西在空中划了个弧度,不偏不倚地落到梅尔手里。

  “——答应你的金币,我还是会按时给你的。”

  “……所以,你这次别再跟来坏事了,混蛋!”

  8

  李觉得自己沉浸在无休无止的梦境里。

  意识的某一部分知道这些并不是真实的,但是过往的回忆却无休无止地涌现出来,连最琐碎的细节都复制得一清二楚。

  他蜷在客厅的角落里,因为饥饿和疼痛把自己缩成一团,仰望着趴在桌上烂醉如泥的父亲。

  海利克斯诺姆费尔卡里加特兰家族,除了这个冗长的姓氏和男爵的头衔之外,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

  想要变强。想要变强。想要变强。

  想要变成和这个连妻子都保护不了的窝囊男人不一样的存在。

  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守护住重要的东西,为此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好。

  ……真的是,已经够了……

  ---

  梅尔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坐在洞穴里进行它最喜爱的运动之一:数金币。

  “三十二万七千六百五十八,三十二万七千六百五十九,三十三万七千六百一十……呃?”

  它呆滞地举着自己的小爪子,费力地弯着指头:“怎么又数错了……从头再来吧。”

  “……五十六万一千三百二十六,五十六万一千三百二十七,五十六……”

  举在面前的金币上,印着一个眼熟的家族徽章。

  梅尔呆呆地举着那枚金币。

  “……糟了,我刚才数到哪里来着……”

  “儿子,今天我要教你如何准确地从树上跳下去咬断人类的喉咙。”

  一头树狗蹲在树枝上,严肃地对身旁的小树狗说道。

  “听好了,关键就是:动作要快!快到让人类无法看清!像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之间,整片死亡森林因为一声大吼剧烈地震颤起来,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头顶嗖地飞了过去。小树狗猛地抖了抖,再看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不在旁边了。

  “爸爸你好厉害!真的一点没看清呢!”

  “妈的峡谷那头死龙!又被它从树上震下来了!”树狗趴在地上,四肢使劲扒着地面,“笨蛋,还不快来帮我把头拔出来!”

  ---

  卡特拉沙漠的中心是一片流沙。

  据说这里连骨头都不会有,不过有的时候倒是会有一些其他奇怪的东西出现,比如说一个衣冠楚楚,坐在遮阳伞下喝红酒的金发男人。

  “路——克——斯——!!!!”

  伴随着非常有气势的、由近及远的叫喊,巨大的黑影轰隆隆地从天而降,砰地一声落在了男人的位置。可怜的遮阳伞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跟着那个体重相当惊人的坠落物一起沉进了流沙里。

  “什么呀,又直接冲进沙子里了……”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移到空中的男人,颇为遗憾似地掏出一条手帕,慢条斯理地擦完手后,随手把手帕往前抛去。

  “哗啊——”

  在刚才落下的方向,巨大的物体突然从流沙之下猛地窜了出来。

  黑龙梅尔顶着满身的黄沙,两只小爪子叉在腰上,非常有气势地朝着半空的金发男人大吼:“路克斯!把小海利克还给我!”

  “是,是,是。”被称作路克斯的男人收起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手里的挡沙子用的遮阳伞,“顺便,你头顶上还顶着我的手帕。”

  “呃?……哼!”梅尔一爪子把脑门上的手帕抓下来,嫌恶地扔到一边。

  “把小海利克还给我,要不然,就决斗!”

  “梅尔,就算你活了这么久实在无聊……装出这么一付蠢样四处折腾,好玩么?”

  “哼!”黑龙不屑地朝天冷哼了一声,鼻孔里呼啦啦啦喷出两道黄沙,“要比无聊的话,你端着喝不到嘴的红酒坐在挡不住太阳的伞下面在卡特拉沙漠中心穿着衣服进行日光浴,难道不是更蠢么?”

  9

  “……我不和一头龙讨论品位问题。”

  叫做路克斯的恶魔说道。

  “至于说到我的猎物……你也知道,像这么天赋高又强大的灵魂,可不太容易找。我用梦魇足足困了他三天才能抓住破绽。你想要走他,至少也得付出点什么吧?”

  “切,我就知道!”黑龙哼了一声,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但是随即便大义凛然地挺起胸膛,“——开条件吧!来找你之前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路克斯于是露出了恶魔的微笑,伸出一根手指:“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给你打五折——换成你自己的话,一半的力量就可以了。你的灵魂倒是可以自己留着——而且最好的话,离得我远一点。”

  “——三成!”梅尔很有气势地竖起三根小爪子,“最多给你三成力量!”

  “五成。”

  “三成五!不能再多了!”

  “五成。”

  “三成八!”

  “五成。”

  “三成八五!这是底线!”

  “……够了。”路克斯慢慢地浮得更高一点,伸手按住了额头,“看来你完全没有谈判的诚意啊。拖延时间是不管用的,梅尔。”

  “我告诉过你了吧,我已经找到你的小家伙的破绽了。既然交易失败,那就现在来接受他的灵魂和力量好了……”如此说着,路克斯浮现出恶意的笑容,伸出戴着精致白手套的右手。

  “……唔?!”

  “哼!”梅尔得意地双手叉腰,挺起胸膛,炫耀一般地朝半空的恶魔扬着下巴。

  “呵,呵呵……”

  僵硬在半空的恶魔慢慢地笑起来,浑身颤抖地捂着肚子,像是遇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事情一样。

  “——梅尔,你当真活傻了么?笑死我了,你居然真的和一个低贱的人类缔结了契约?!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肥黑龙砰地跳开双脚,粗尾巴很有型地在沙子上重重一拍,摆出一个格斗的姿势。

  “没错!所以现在我们已经共享灵魂了!想要接受他的灵魂,那就先来和我干一架吧!”

  它朝着路克斯非常欠揍地勾了勾小爪子:

  “你来啊!你来啊!!”

  ---

  李做了一个恶梦。他梦见自己去狩猎魔兽,结果梅尔突然从旁边的树丛里跳出来,张开嘴对着魔兽就是一阵火焰狂喷。

  魔兽逃走了,火焰全喷到了李的身上。

  睁开眼睛的时候,才明白感觉到热并不完全是因为梦里梅尔的缘故——虽然同样的事情它以前的确做过。

  他仰面躺在卡特拉沙漠的中心,正午的阳光和身下的沙子如同火焰一般烧灼着身体。

  李偏了偏头,看向趴在一旁的家伙。

  肥黑龙在地上四肢张开摊成一摊,舌头像狗一样吐在外面。察觉到李的视线,它的小眼睛动了动,斜了过来。

  “嗨,小海利克~”

  虽然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可是那张龙脸上的确露出了让人有往上揍一拳的冲动的笑容。

  李看着梅尔的脸。

  “为什么?”

  “嘎?”

  “为什么……要和我缔结契约呢?”

  “啊唉……”总觉得黑龙看起来更加没有了生气的样子,这回连眼睛也闭上了。过了一会儿,它挣扎了两下,摇摇摆摆地从地上爬起来。

  “比起这个,我们先离开这个鬼地方怎么样?没金子没美女没厕所只有麻烦!无穷无尽的麻烦!”

  它抱怨着,转过身子来,小爪子比了比自己背上:“上来吧。小海利克,我们回家。”

  10

  “对了,我之前听到一个传闻——听说李上校率领帝国第一步兵团剿灭砂岩兽的时候,因为弄错了方向,失手把罗利安大公国号称难攻不落的城墙轰了个大洞。”

  “是吗。……陛下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用我的样子骗人啊。”

  “呐,小海利克,我真是搞不懂你那位陛下。比起把最精良的军团交给你,他派个其他人或者就干脆自己统帅军团,不是更方便?”

  “大概因为我是他在整个帝国里最信任的人吧。”

  “——小,海,利,克?”

  “……好吧……我想,那或许是他所知道的……唯一一种……表达爱情的方式了。”

  “——嘎?”

  “不过,最多也就是这样了。对那个人来说,有些事情……永远要比爱情重要得多。”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人类的爱情稍纵即逝,只有一头龙喜欢的东西才是永恒的!”

  “……梅里特西罗。”

  “呃?……啊,快一万年没用这个名字了,都快不记得了。什么事?”

  “……不,没什么。说起来,从刚才起你就一直在往哪里飞啊?”

  “咦?当然是死亡峡谷了。”

  “死亡峡谷?”

  “是啊,不是要回家度蜜月去吗?”

  “……我我我我现在就往布拉维尔山谷飞小小小海利克你可以松松松松手了!”

  “回首都吧。……我要先去揍一个人。”

  “首都?……我现在这付样子,大概要飞到明天早晨呢。”

  “没关系,你慢慢飞吧。我觉得像这样……就挺好的。”

  “……”

  “跌跌撞撞的幅度也挺好的,正好可以睡觉。”

  “……”

  “梅尔,那个恶魔揍得你很惨么?脸部很扭曲呢。”

  “小海利克斯诺姆费尔卡里加特兰……我觉得你比小时候更加不可爱了。”

  “梅尔。”

  “嘎?”

  “之前送金子给我的时候,不心疼么?”

  “你在转移话题吗小海利克?”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每次……都是从哪里掏出金子口袋来的?”

  “啊哈哈,这个么……哇啊!别乱摸我耳朵后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哇啊!!!!!”

  有史以来的第二位龙骑士,在和他的黑龙彻底互相了解彼此的身体之前,还有很长,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 完 -

  二等兵凯尔文站在营地外的岗位上,呆滞地看着天空中一大团黑影以惊人的速度掉了下来,砰地一声在离他十步外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灰土和碎石一起飞起来,很快将正在执勤的二等兵变成了一个土人,只在脑袋的位置露出两只眨巴眨巴的眼睛。

  看清了从坑里灰头土脸地一边咳嗽一边爬出来的人之后,土人立刻捂着额头,像一根木头一样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长官记得在我的墓志铭上刻上‘因公殉职的二等兵凯尔文平顿和他的抚恤金一起安详地长眠于此’愿主与您同在阿门!”

  ----------------------

  我完结了!!!!!!

  感谢各位回帖的同学,感谢HJJ,感谢肥黑龙、面瘫上校、脱线陛下和串场酱油二等兵的友情出演!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自我介绍

轩辕黄瓜

Author:轩辕黄瓜
求质不求量,个人私库,非喜勿入。
最近忙得很,定期来刷刷看看有没有收获吧。
本文库没有备份,河蟹了就是河蟹了,所以请爱惜使用。

路过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