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番外之眼中by蓝淋

正太影帝的一见钟情
段衡在很小的时候,记忆里只有自己的祖父,还有“四爷”。

父亲是怎样的,他没有印象,大约应该是已经死了,祖父说是“混帮派的”,他也并不理解。他只知道家里定期会有人来拜访,每次都是不同的人,来过客人之後,家里的夥食就会大为改善,连续几日餐餐都有鱼肉。

祖父告诉他这是“四爷的照顾”,以至於每次他听见那两个字,就会条件反射一般想到丰盛的晚餐和崭新的棉被,然後像狗狗一样高兴得发抖。

祖父生病的时候,也有人来医院送过钱,同样是“四爷吩咐的”。然而祖父毕竟年纪是大了,他在对死亡还很懵懂的年纪,参加了人生第一场葬礼,送走唯一一个和他亲密的人。

虽然忍不住要哭,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该是大人了,他要代替祖父,去向那个“四爷”为最近得到的关照而表示感谢。

看到车子开出路口的时候,段衡因为等得实在太久了,冻得人都有些木,一时有点拿捏不住自己上前去的时机。车子一停下来,他就冷得直发抖地,怯怯但又笔直地走过去。

然而还未来得及靠近,便挨了一记警惕的推搡。“干什麽的?”

毕竟年纪太小,他这一跤摔下去,就觉得自己像是冻硬了一般,挣扎了半天竟然爬不起来,堵在人家车子前面。骚乱里只听见一个略低而微哑的声音在说:“什麽事?”

“四爷,只是个拦路的小鬼……”

有人上前看了看他,又去对车里的人说:“好像是段老头的孙子。”

而後一个修长的男人从车里出来,怕冷似的裹在毛领丰厚的大衣里,只露出一张脸。

段衡第一次看到车里男人的面目。他看画报,看电视,从来都认定被称“X爷”的这种人都必然是满脸横肉,面目狰狞。这人却有著一双慵懒的猫一样的眼睛,肤色白皙如雪。

那双眼睛只冷淡地扫过他:“你爷爷怎麽样了?”
这是他得到的第一句慰问,段衡因为那种寒冷之中的暖意催生的难过而略微颤抖:“他,他去世了。”

男人“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倒也没什麽表情。
“昨天爷爷下葬了,我是来谢您的。您上次给了我们钱……”
男人“嗯”了一下,对他的谢意并不放在心上似的,要转身回车里,末了又停住,回头皱眉看他:“你现在就一个人?”

段衡有些紧张地:“是的……”
“那你跟著我吧。”
“……”
男人并不是很有耐性,对他兴趣也有限,见他没爬起来,便微微皱眉道:“想跟我就过来。”

段衡忙急著想从雪地里挣起来,人却像是被冻在地上,挣扎著脸都涨红了。

而後一只手伸到他面前,并没有戴手套,手指修长洁白,指甲也是他从没见识过的干净和圆润。

“起来。”

段衡视线往上抬,就看到猫一样的一双眼睛,很深,很冷,有些微不耐,却是他见过的最难忘的一双眼。

这是他和他人生里的第一次对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月份存档
最新引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自我介绍

轩辕黄瓜

Author:轩辕黄瓜
求质不求量,个人私库,非喜勿入。
最近忙得很,定期来刷刷看看有没有收获吧。
本文库没有备份,河蟹了就是河蟹了,所以请爱惜使用。

路过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